第一零四一章 成了螳螂

作者:眀志 | 发布时间:2020-06-30 12:43 |字数:4694

    看到真人的时候,方不为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确实像,但还没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不然他就要怀疑,这是不是又是个局?

    他是一次就被林子安给吓怕了……

    把窃听器和追踪器放出去之后,方不为又去了中央医院。

    全南京,只有这家有放射科。

    大夫也不知道,这位壮的跟牛似的,跑来拍哪门子的片子?

    不过管他呢,有钱赚就行……

    塞了好几个红包出去,方不为也算知道,自己脸上的骨头的大致情况了。

    骨头虽然长好了,但骨线还在,难的是,需要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全部捏断,还要长回原来的样子。

    不过还好,还有一个月。

    算算身体的恢复速度,他至少有两次机会:捏断骨头,再让它长好……

    不管行不行,都必须试一试。

    因为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

    离开医院的时候,方不为带了好大一包东西:纱布,剪刀,伤药,补药……

    两个小时后,他过了江,来到了浦东。

    这里有一处安全屋,原本是留着当做逃离南京的中转站的,当然,也可以用来藏人。

    这次正好能用上……

    备好了足够一个月使用的食物和水,还有一大堆的药材,方不为站在一张镜子前面。

    他看着自己的脸,又在脑海里回想了一下,X光机拍出来的画面,然后双手捏着自己鹳骨,轻轻一用力。

    只听“喀嚓”一声,然后又是方不为的一声闷哼。

    “呃……真疼……”

    ……

    南京,福昌大饭店。

    南京沦陷后,这里就成了侵华日军的招待所。

    偶尔的时候,板垣征四郎会在这里住几天。

    用了一整天,影佐祯昭和板垣征四郎才消化完岩井英一带来的消息。

    消化的方式当然是验证,对比。

    验证齐希声和那个刺客出现的时间线,验证方不为就是齐希声的可能性……

    最后得到一个惊人的事实:竟然严丝合缝?

    “他是怎么做到的?”板垣不敢置信的问道。

    岩井英一当然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意思:每一次都能一击必中,安然逃脱……

    只是确定每一个目标即时的位置和身边的武装力量这一点,就不可能是靠方不为一个人能办到的。

    那些青帮大佬就不说了,傅筱庵呢,川岛呢?

    好像每一次刺杀,目标的身边都有方不为内应?

    “除了有内奸之外,再根本没办法解释啊!”影佐祯昭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就算中村是内奸,但只局限于外务系,傅筱庵,川岛,特别是川岛的情况,以他的权限,根本了解不到……”板垣皱着眉头问道,“除了中村,还有谁,和齐希声来往比较密切?”

    板垣指的,自然是日本人,而且是职位不低,能随时接触到机密的日本人。

    “赤木亲之……”岩井说道。

    “赤木亲之早就死了!”影佐补充道。

    犹豫了许久,岩井英一才咬了咬牙:“原田熊吉……”

    “砰”的一声,板垣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掌,“不可能……”

    岩井英一不说话了。

    他也觉的不可能。

    但他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解释,方不为的情报来源渠道。

    房间里陷入了沉默,谁都不说话,足足持续了十分钟。

    “先控制起来吧!”板垣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只是觉的不可能,而不是绝对不可能。

    原田熊吉是板垣和土肥圆一手培养出来的军事加谍报方面的人才,任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多年,并在外务系,及驻国外使馆中任武官,军事顾问的时间也非常长。

    以他的能力和关系,想知道川岛的近况,不要太简单……

    是真是假,等抓到方不为就知道了,但没抓到之前,任何的可能性都要预防到……

    “不行!”岩井英一断然摇头,“如果他们真的有联系,一控制原田,方不为就会警觉……这样,找个理由,把他调出南京……”

    确实是这样的道理……岩井英一稍一沉吟,就有了主意:“那就派他到部队去视察吧……”

    被困在军营里,原田还怎么给方不为传递信息?

    而且逃无可逃……

    “你真的能确定,方不为就在南京,而且目标就是这次的大会?”影佐祯昭又问道。

    “除了这个,我再想像不出,还有什么是值得他出手的……对他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岩井英一兴奋的说道:“而且对他来说,混进会场并不难……你别忘了,他有极高的化妆技术……”

    岩井英一指了指自己的脸。

    板垣征四郎和影佐祯昭眼皮一跳。

    这是另外一个发生在方不为身上,却根本无法解释的疑点。

    他是怎么把那张脸换掉的?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自己是方不为,有这种奇技,自然会选一个代表冒名顶替,混进会场……

    “不能只是守株待兔,还是要主动出击!”板垣沉吟道,“调动所有的力量,密切监视及调查每一个参会代表,看之前或现在,有没有什么异常……”

    冒名顶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可能一点珠丝马迹都不留下。

    况且,方不为杀完川岛的时候,大部分的代表已近进京了。

    就算替换,也只会发生在南京城,调查的范围一下子缩小了无数倍……

    “明白!”岩声英一理所当然的应了一声。

    这只是原定安何程序中的一部分,即便加大力度,也是应有之义。

    就算方不为知道,也应该不会怀疑,只会想办法蒙混过关……

    又商量了一些细节,三人秘密离开。

    几天后,岩井英一再次把影佐祯照和岩井英一召集在了一起。

    “看看这个?”岩井拿出了几张照片和资料。

    这些全都是参会代表中调选出来的,无一例外,身高体形都与方不为,或是齐希声很接近。

    就算会易容,身材却不好改变,岩井断定,如果方不为真的会冒名顶替,也肯定会从这些人当中挑选目标。

    “会不会是这个?”板垣一眼就选中了李安东。

    太像了,就好像是方不为假冒的一样。

    “不会吧,这也太明显了?”影佐祯昭惊道。

    “暗中查过了,暂时都是本人,不肯定,方不为会不会先择在临近开会的时候再动手……不过所有人都在密切监视中……”

    “不要跟的太近!”板垣提醒道,“我们这次对付的不是普通人,是一个怪物,是一个杀人机器,更是一个能被列入史诗中的天才特工……稍有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打草惊蛇……”

    “阁下放心,我明白的!”岩井虚心受教。

    “嗯!”板垣满意的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李安东的照片,皱眉说道:“你们说,方不为这次的目的,会不会不是刺杀,而只是顶替?比如,像齐希声一样……”

    岩井英一和影佐祯昭悚然一惊:还真说不定。

    “不要慌!”板垣沉声说道,“人不可能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只要有了防备,就不可能让他得逞,除非方不为厉害到,能顶替你我这个级别的人物……”

    岩井英一和影佐祯昭恍然大悟。

    对啊!

    上一次,齐希声之所以成功,只是因为,他编造的身份,成功的编过了中村,也骗过了外务系的审查程序,所有知道内情的人,都把他当成了真正的日本人和自己人……

    但这次,就算方不为能顶替成其中的下位代表,但归根结底,还是中国人。

    嘴上说的再漂亮,哪怕心里再认同,再信任,用起来的时候,潜意识当中还有有防备意识的。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袁殊。

    岩井英一对他够信任了,外务系统对他也足够重视和依赖,但只要涉及到原则性的情报和行动,岩井英一哪怕会选能力和经验差好多的日本人来执行,也不会让袁殊接触和知道,更不会交给他执行……

    岩井英一的另一句话也说的很对:方不为再厉害,也不是想顶替谁就顶替谁,不然他早做了……

    所以,根本用不着担心!

    ……

    方不为很开心,因为他已经成功了。

    掰断了两次,又重新长好……虽然脸还有些肿,但方不为无比肯定,他的脸,再次回到了以前的样子……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太帅了!

    和李安东粗狂的风格有些差距。

    不过问题不是太大,要么他精心易容一下,要么让李安东受点伤,逼着他破点相,再刮了他那口大胡子。

    方不为决定选第二种。

    毕竟假的就是假的,易容术再看,也有可能被看出破绽来。

    受点伤就无所谓了。

    谁还没个小灾小伤的?

    更何况像李安东这种不安份的主。

    这家伙每天不是在酒楼,就是在青楼,天天喝的酩酊大醉,像是几辈子没见过酒,没见过女人似的……

    除此外,他还喜欢和手下比试身手。

    确实会几手乡下把式,在方不为看来,像是儿戏一样。

    让他受伤的机会不要太多……

    除了高兴,方不为还有点操淡。

    日本人好像学聪明了,对参会代表的甄别力度不是一般的严:

    每天上午,所有参表都要接受近半个小时的盘问:昨天去哪了,见了哪些人,讨论了哪些事情……

    日本人倒也爽快,直接言明:这是在防备军统特务,地下党份子混进来……

    方不为一点都没有起疑:如果换成是他,他也会这么干……

    他根本没想到,这一次被反了了个,他自以为是猎人,却不知,已被人当成了螳螂……

    ……

    一转眼,离开会就还有三天了。

    李安东打着酒嗝站起了身,吆喝着几个手下,准备下楼。

    一边走,还商量着今晚去哪里过夜。

    前边是两个保镖,稳稳当当的下了楼,而轮到李安东的时候,踏到一块楼梯上,木板突然就断了。

    李安东猝不及防,一头栽了下去。

    因为喝了酒,反应很迟顿,李安东根本来不及反应,一头就磕到了地上。

    “司令……司令……”一阵鸡飞狗跳,李安东被扶了起来。

    手下一看,嘴被磕破了,脸上也蹭掉了好几块皮,正在往外渗着血,额头上还撞了一个乌青的大包……

    都是轻伤,对他们这样的土匪来说,就跟挠痒痒一样。

    “司令,你这口胡子怕是保不住了,不然没办法上药……”手下幸灾乐祸的说道。

    “可能要肿几天……开会的时候如果拍照,照进去的就是这样的你……”另一个手下补充道。

    “他奶奶的,什么破地方?”李安东大声吼着。

    如果是在老窝,他非拆了这家酒楼不可。

    嚷闹了一阵,不多不少的讹了一笔钱,李安东心满意足的带着手下去青楼了……

    第二天,还不到正午,这个情报就摆到了岩井的面前。

    岩井眼皮一跳:这么巧?

    恰恰笔以前的方不为长的最像的那一个,突然就破了相?

    岩井越想越兴奋,一个电话,把冈本叫了回来……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谍海猎影无弹窗广告,谍海猎影txt下载,谍海猎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