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五十万字后一点感言

作者:烽火戏诸侯 | 发布时间:2018-12-02 22:04 |字数:2485

    终于五十万字了啊,不出意外,第一卷仅作铺垫的《白马出凉州》还有十万字左右就要结束,接下来第二卷《孤身入北莽》刚好在下个月月初上架时抖露出来。

    回头来看这四个月成果的五十万字,还是有些小遗憾,比如一些角色还是挖得浅了,像鱼幼薇和魏叔阳舒羞这些人,他们本该可以更加丰满,再就是春秋国战后的士子阶层以及王朝与灭亡八国的内部冲突,至今也只是提及了遗老逃禅与洪嘉北奔在内的几点,至于徐骁入京这条线,也写得不重,其实按照以往写书的习惯,徐骁的戏份怎么都应该再加上两万字。

    为什么新书写一本玄幻而不是都市,原因就在这里,可以写得天马行空,顾忌不多,中国历朝历代的典故无数英雄无数,可以采撷的原型实在太多,简直就是一笔最大的宝藏,就跟武库听潮亭里的秘籍一样,随便你拣选,但同时这个大优势也是小劣势,写杂了,就容易乱花迷人眼,感觉什么都可以写都可以写得不错,但读者阅读起来就会觉得云遮雾绕,这不仅仅是作者文字深浅的影响,也是多年培养起来的阅读习惯使然,一个写手要到举重若轻的境界,哪里这么容易,所以对我来说才是挑战,写书码字,赚钱毫无疑问第一,这没啥好矫情的,但自身积累也是并列第一,坐吃山空,没几个写手能吃老本一吃个五年,能吃到的,又都是特例,借鉴价值不大。

    所以写《雪中》写得比都市要累,但也要更开心一些,因为都市里很多角色你自己觉得写得很有趣,很性格,可惜多了滥了,连自己都会觉得腻歪,难免会问自己咋有这么多奇葩凑一堆?

    但玄幻不一样,可供发挥的余地太大很多,这是带入感先天优势的都市所不具备的,这么一来,许多看我都市书的读者肯定会流失,数量注定还不小,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写书总得先把自己搞定了才能愉悦读者不是?

    这大概就是先独乐方能众乐的道理吧。这次写《雪中》比较小心翼翼,连带着看书看资料也是,更注重精耕细作,这要求自己不能浮躁,不能一开始就想着铺开大架子挖起巨坑,架子要由点及面,挖坑要先想你能不能埋了这坑,何时能埋,都得先想好,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是不行的。

    雪中大纲还是没有,但小纲比以往写书多了许多,可以精确到新章节的后三万字以及十万字,慢慢推延下去,最大的要求就是雪中得压着写,不能急,所以二十万字以后的感言说雪中写快了还是写慢了不好说,其实可以说是写慢了,这五十万字也一样是写慢了,短期看,高潮不多,爽点不多,不利于成绩,但长远来看,这是好事,不会开头跳出个几十万字就注定要拿两三百万字去填,这对于其他作者来说可能还好,但对我这种码字不快还时不时犯懒病的废柴来说,太自不量力了,也不是我的优势所在,我的优点在于由人说故事,而不是故事带出人,不过雪中应该还好,有改,可能目前还不明显,但饮水冷暖自知,一些可能掖着藏着在细节里的努力,还是很能让自己满意。

    说了空大的,再说细微的东西。自己觉得雪中挺有爱的,主要是那些个角色,我不求道道自然来的年轻师叔祖,以及说出山不在高的武当掌教王重楼,相比于山上人人相亲的武当,明显我对龙虎山尤其是天师府好感不多,这也代表了我对所谓修道的一种看法,以力证道不是不可以,但太过偏执,就没半点仙风道骨可言了,所谓高人仙人,怎么可能就只是武力值高一点的武夫?

    除了道门,佛门里当然是秀色可参禅的小和尚笨南北,有了媳妇天下无禅的白衣僧人,以及新出现两禅寺不识字耕作洗手泥的老主持了,文中曾借钦天监略微提了一下我对儒释道三教分歧,大抵是尊儒平道贬佛,可这不妨碍我喜欢两禅寺里的那几个大小和尚。

    士林中,我当然很钟情那个天下夺魁的少女王东厢,许多被她带出来的小插曲,也算是对时下或者历史上一些士子的恶趣味反讽吧。

    佛道之争,以及佛门内部佛诤,东晋清谈,明代朱陈辩论,等等,都夹杂其中。

    要做到深入浅出并且融入雪中的大框架,挺难,也挺有成就感。买了那么多书,总得把书钱挣回来不是?

    这可是我码字的最大乐趣所在……至于江湖上,我既喜欢那些个在主角眼前卖力表演赚银子的游侠儿,也喜欢木剑温华这样的傻瓜,当然也喜欢那临死喝酒痛骂主角的吕钱塘,虽然这个江湖才露出一角,但大体上已经可以表达我对所谓江湖的设定,世间百态嘛,断然没有是非黑白这般简单,但不太让自己满意的是这些人毕竟不是主角,展现出来的都是最直白最极端最璀璨的一面,因为雪中不会给他们太多的表现空间,这导致这群龙套表现得过于不龙套,有履历单薄显得矫情的嫌疑,但我想再简单的人,哪怕是你我在现实中周围的人,一旦把他们最痛苦难以启齿或者最骄傲的闪光点挑出来,也一样可以出人意料。

    所谓的个人风格,一直是双刃剑,网文圈有文青是病的说法,我倒觉得只要不是太钻牛角尖虐人虐己的文青,是件很好的事情,因为有了这种文青,才能在某一个点上打动人心,报国寺里世子殿下朝二乔做了个鬼脸,当时对这小姑娘的心理描述是被挠了一下,不轻不重,但就是挥之不去,这也是我对码字的一点经验之谈。

    于无声处起惊雷很可贵,但于无声处起涟漪,也一样牛-逼啊~还有江湖武斗与战争军旅,后者还早,先不多说,雪中只是依稀提到了一些简直是详细到过分的细节,如北凉马政,但这些都是战争史上很成熟的实例,还有就是襄樊攻守。

    以后一旦开启战争,我一样会用最大的力气去描绘一场场真正的大小战争。

    前者,大概芦苇荡一战是个例子,写得比以往我描写具体战斗都要详细数倍,也是一个尝试,以后只会越来越娴熟和详细。

    上次和月阿姨老段在西溪湿地谈雪中,我就说中期会很精彩,拭目以待吧。

    小时候看武侠电影电视,总是替那些牛-逼大半天最后才被主角干掉的大反派不值啊,所以雪中的初衷便是要写个可以善终的大反派,写个与时俱进的江湖~ps:今天生日,联系到北京正在开啥啥啥,真心霸气啊~就不码章节内容了,趁机打个滚求饶~明天开始正常更新。

    这个月还得跟人打赌,下个月就得上架,怎么都得多码点。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雪中悍刀行无弹窗广告,雪中悍刀行txt下载,雪中悍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