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八章 铁头

作者:程砚秋 | 发布时间:2019-04-22 22:42 |字数:3353

    富难在出来以后,蹲在地上就吐。

    后面的妖怪跟着逃出来,辣的双眼都看不清了,直接撞在富难身上。

    几个妖怪于是带着富难,“骨碌碌”从台阶上滚下来。

    余生他们急忙再次后退,以免被玷污到,然后看着这幕人间惨象。

    很快,一傻子左手拖着女妖怪,右手拖着叶子高从里面走出来。

    他倒是安然无恙,把叶子高丢到雨里面后,还抱着那女妖怪傻笑。

    “哟,叶子高这是怎么了?”余生见叶子高在雨里动也不动,觉着有些不妙。

    不过看到他们身上缭绕的黄烟后,还是决定不过去了。

    他扭头看着魏昆他们,“你们跟着小公子时间长了,也习惯了,要不帮我过去看看?”

    魏昆急忙摇头:“这我们可招架不住,余掌柜,您另请高明吧。”

    “我给钱,一百贯。”余生说。

    魏昆他们还是摇头,“现在可不是要钱不要命的时候。”魏昆代表兄弟们严肃的拒绝。

    “两百贯”,余生深处两个手指。

    “成交”,魏昆招呼一个兄弟,“走着,把那兄弟抬过来。”

    方才逃出来,正呕吐的一个妖怪闻言抬头看了看余生。

    他问旁边的芥菜头妖怪:“老大自己说多少钱赎人的?”

    “两百贯,呕,俩人。”芥菜头说完后继续呕吐,卧底的工作真不好做。

    这妖怪听了五味杂陈。

    别的妖怪抬个人就挣两百贯,他们绑人,勒索,到头来什么也没捞着。

    大家同样是妖怪,差距为什么就这么大呢。

    女妖怪这会儿已经醒了,推开傻子后,抱着叶子高,一面吐,一面摇醒他。

    待魏昆他们上来抬人时,女妖怪还不乐意,对他们拳打脚踢,不过被魏昆一拳头打出去了。

    余生见状喊道:“别下死手,终于有一雌的往椰子糕身上贴了,得让他享受享受。”

    柳柳在旁边说:“你不怕黑妞到时候找你算账?”

    余生一笑,“不怕,我这是在帮她。你看这姑娘什么模样,黑妞什么模样。看人得有衬托,两厢一对比,黑妞无疑胜算在握。”

    柳柳恍然,原来余生打的是这主意。

    把女妖怪打走后,魏昆他们刚要俯下身子捞叶子高,傻子又打上来。

    “让你打我媳妇,让你打我媳妇”,傻子吵闹着。

    魏昆不耐烦地把他也打走。

    傻子正好与女妖怪倒在一起,立刻不闹了,心满意足的挨着女妖怪。

    魏昆他们查看一下叶子高,回头喊道:“余掌柜,这不是熏晕的,这是窒息的晕过去了。”

    “什么?!”余生肃然起敬。

    宁愿自己憋死自己,也不愿意被臭气熏染,什么时候叶子高这么宁死不屈了。

    魏昆他们也敬佩不已。

    他们拖着叶子高,扶着富难来到这边。

    “我们以前也想过屏住呼吸,宁死不屈,但都不行,想到叶公子是个汉子。”魏昆说。

    泥书生、柳柳他们也是点头,对叶子高有了进一步认识。

    富难倒是知道怎么回事,但现在他吐的根本顾不上说话。

    不过敬佩归敬佩,余生他们嫌弃的继续后退,摆手道:“让他们俩离着远点儿,别熏到我们。”

    这时,庙里出来一个身影。

    小公子的身影在后面屋里翻滚的黄烟衬托下,显的十分伟岸。

    “一切搞定了。”小公子得意的说。

    他话音落下,熊大从庙里爬出来。

    他的脸被熏黑了,嘴角还有鲜血,扒着门框傻笑着,“嘿嘿,你是谁,为什么是你啊。”

    “老,老大?”幸存的妖怪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嘿嘿”,熊大看着自己的手下,“你是谁呀?”

    “我是铁头啊。”妖怪说。

    “铁头又是谁呀?”熊大继续问。

    “铁头是我。”

    “我又是谁?”

    “你是老大!”妖怪着急的说。

    “老大是谁?”

    “是你!”

    “你又是谁?”

    “我…”

    “佩服”,远远地,站在那唯一屹立不倒的庙门下,余生遥遥地向小公子竖起大拇指。

    好好地一个妖怪,愣是让他一屁臭疯了。

    小公子一笑置之,显的非常骄傲,非常自信,“余掌柜,没有什么是我一屁搞不定的。”

    “若有”,小公子仰头,“那就再来一次。”

    余生愕然,对旁边小公子手下的汉子说:“这自信是不是有点儿过头了?”

    “是有点儿。”汉子点头,“这一屁莫不是打通任督二脉了?”

    “有可能”,另一个汉子点头,“有那妖怪的臭鞋,加在小公子把屁放在了屋里,那是小公子进茅房,臭到家了。”

    “嘿,说我什么坏话呢?”小公子站在台阶上不高兴地说,“小心我臭你!”

    汉子忙堵住自己的嘴,示意什么也不说了。

    “啊!!!”

    周围刚安静一会儿,铁头崩溃的大喊一声。

    在余生他们说话的功夫,铁头还在试图唤醒老大的记忆,但一切都是徒劳,甚至起了反面效果。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他妈究竟是谁啊!”

    “砰”,铁头一头撞在庙里侧殿的柱子上,然后倒在地上。

    所有在看的人和妖打了一个激灵,心有余悸的摸摸自己的头。

    “这应该很疼吧?”泥书生说。

    “但他是铁头啊。”余生说,铁头,铁头,当然要头硬如铁了。

    柳柳不这么看,“黑妞也不黑呀。”

    “打赌?”余生说。

    话音刚落,倒在地上的铁头坐起来,一脸茫然的摸了摸自己的头,“我这是怎么了?”

    “轰隆”,年久失修的柱子被他这么一撞,立刻失去了屹立下去的理由,照着铁头的头正好砸下去。

    “哎呦呦”,余生不忍心看,这柱子砸的那叫一个干脆。

    待尘烟散尽,一个头从柱子下钻出来,“发生什么了?”他茫然的问。

    柳柳不得不服,丢给余生五文钱,“你赢了,看来是真头铁。”

    “那是”,余生乐呵呵的收起钱。

    “我会告诉城主你藏私房钱了。”柳柳又抛出一句话。

    “你大爷”,余生笑不起来了。

    这时,铁头站起来,像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

    鉴于他被砸的部位,还有方才乱掉的脑子,余生好心问他:“嘿,铁头,你还记着你是谁不?”

    柳柳翻白眼,“你这不废话,你都告诉他叫铁头了,他能不知道自己是谁?”

    话刚说完,“不要问我是谁,我他妈怎么知道我是谁!”

    然后“砰”的一声,铁头撞到了另一个柱子上。

    还好,这次柱子没倒,但柱子支撑着的侧殿倒了。

    铁头刚坐起来,恢复茫然而又正常的样子。

    “轰隆”一声,倒下的侧殿彻底把铁头掩埋了。

    “啧啧”,余生摇头,“以后去干拆迁还是挺不错的。”

    经过这么一闹,又因为有下雨,味道散的差不多了,叶子高的呼吸也渐渐平稳下来。

    “余下的妖怪怎么办?”魏昆问余生。

    现在站着的只有五个妖怪了,而且一个傻,一个疯,一个丑,一个刚从废墟里钻出来,不问“你是谁”不算疯的铁头。唯一一个正常的妖怪,那是芥菜头,余生安置的内奸。

    “寒山客栈里面正缺人手。”余生环顾四周,觉着带上丑的和铁头就行了。

    但傻子寸步不离女妖怪,丑的去,傻子也得去。

    这时,吐的不吐的富难说话了:“掌柜的,这傻子烧菜真不错,烧烤也是一绝。”

    “是嘛?”余生有些意外,能被他熏陶下的富难说烧菜不错,想来厨艺差不了。

    “那就也带上他,把那疯了的,还臭的家伙留下。”余生吩咐芥菜头。

    客栈里可不能有个很臭的家伙。

    。m.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有妖气客栈无弹窗广告,有妖气客栈txt下载,有妖气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