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七章 白蛇

作者:程砚秋 | 发布时间:2017-08-07 15:45 |字数:9588

    细雨穿林打叶,一蓑披着烟雨。

    走在茂密竹林中,脚踩下去厚实的竹叶“咯吱”作响。

    竹林里起初无路,叶子高走在前面用柴刀砍出一条路来。

    伴着脚步声,周围全是窸窸窣窣声响,仿若所有竹鼠向他们围来。

    在竹鼠出现时,清姨一挥手,剑气扫过竹林,抖落竹叶上的雨滴,把这些竹鼠吓退了。

    它们识得厉害,知道这人不是它们能惹的。

    “早知把草儿带来的。”余生说,“她很早之前就想来竹林采草药了。”

    “以后有的是机会。”清姨说。

    谈话间,在清姨指导下,他们走上一条已经荒废许久的羊肠小道。

    小道由青石板铺就,缝隙之间长满了青草,两旁竹子参天而立。

    竹叶青翠欲滴,不时将细雨汇聚成珠,打在清姨的油纸伞上,“啪啪”作响。

    竹林居然有过人烟,余生诧异之极,因为镇上的乡亲从不曾说起过。

    沿着羊肠小道翻过两座山头后,余生借着竹林间隙向东望去,整座镇子被茫茫细雨遮住了。

    “还,还有多远?”叶子高坐在一块石头上气喘吁吁说:“我走,走不动了。”

    余生抹了抹额头的汗,“亏你还有半虎之力,还不如我一平常人。”

    叶子高也奇怪,“对啊,你不曾练武,身子怎么这么好?”

    清姨也奇怪的看了余生一眼,最后把原因归结到他父母身上。

    余生倒是觉着与“米粒之珠”有关。

    自从在轮回的六大爷处得到米粒之珠后,余生身姿矫捷,五官也灵敏不少。

    只是这些不便告诉旁人,余生也没回答。他踢了踢叶子高,“走了,走了,你的白娘子等着你呢。”

    “什么白娘子?”清姨不解的看着余生。

    于是行走在竹林小道上,伴着细雨,余生将白素贞邂逅许仙,同舟避雨的故事又说一遍。

    故事讲罢,清姨若有所思,只是什么话也没说。

    一座陡峭山头出现在面前,清姨道:“上面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余生六十度抬头望,山坡上长满竹子,山头被烟遮住了。

    沿着小道向上爬,余生越来越好奇,只觉住在云深不知处的人一定不寻常。

    他路上也问起过小姨妈,只是清姨关于竹海里的一切都闭口不谈,让余生只能猜测。

    莫非是仙人?记着清姨说来取东西,余生于是问道:“城主莫非住在这里?”

    一路上不见蛇妖,叶子高道:“住的肯定是蛇妖,我……”

    话说半截,被竹林升起的惊鸟群打断了,接着见山腰狂风大作,竹林晃动,甚至有竹子被压倒。

    “吱~”刺耳声响传来,有点像前些日子刨祖坟的那大老鼠叫。

    清姨停住了脚步,余生踏前一步,靠在清姨身旁寻找安全感,他可记着那大老鼠厉害呢。

    清姨低头看了看余生,余生大言不惭道:“小姨妈别怕,我保护你。”

    “去。”清姨推走余生,“跟后面去,别碍手碍脚。”

    她走前面,余生和叶子高跟在后面。

    一路上见竹鼠仓皇下逃,惊鸟不落,雨丝也大起来,让小溪在路旁石涧挂起一道白练。

    约走半刻钟,刺耳之音清晰可闻,同时伴着“砰砰”的激斗声。

    在转过一道山林后,余生终于见到了弄出这么大声响的“罪魁祸首”。

    “你家白娘子好凶残。”余生对叶子高说。

    这大蛇还真是条白蛇,长约十丈,盘在一起如一层楼高的宝塔,两眼似灯笼,凶光毕露。

    被大蛇盘住的是一头大竹鼠,相比刨祖坟的怪物还要大,只是没那么嚣张,甚至凄惨的很。

    在二者身后,有一处竹篱笆,在竹篱笆后面有一座小竹楼。

    空地上长满竹子和青草,堵住了篱笆院门,证明这座小竹楼已很久不见人烟。

    但院子里杂草不生,青苔不染,枯木不朽,似乎还有人居住。

    “吱~”,大竹鼠惨叫。

    它被大蛇缠住了,只露出一鼠头,见到余生他们后鼠目中燃起了希望的光芒。

    他们的到来的确救了大竹鼠的性命。

    白蛇警惕的望着他们,身子不由的放松些力道,给了大竹鼠喘息之机。

    “你们继续。”余生说,“我早就看这大竹鼠不顺眼了。”

    “吼~”回答余生的是白蛇那张开的血盆大口,伴着它的怒吼,一阵风裹着竹叶吹来。

    清姨目光盯在篱笆上,手只一挥。

    余生见被风吹来的竹叶在空中一停,组成一道剑影后折回刺向大蛇。

    大蛇躲闪不及,被剑影打个正着,“砰”的向后倒去。

    竹叶落下,大蛇蛇头上有伤口,但性命无忧,只是狼狈至极,一时不敢动弹。

    被它缠住的大竹鼠趁机拼命挣脱起来。

    “有本事再嚣张,别以为嘴大就是八婆,长了瘤就是蛟龙。”余生说。

    “你一边去。”叶子高推走余生,“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位高手就放过你了。”

    “大恩不必言谢,只望你刻苦修炼,早日成仙。”叶子高说转身看余生一眼,“什么,你说以身相许?”

    叶子高指着余生,“虽说大恩无以为报,但以身相许……亏你说的出来。”

    余生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说了。

    叶子高痛诉余生,“世上人与妖佳话虽多,但也不能因为报恩就以身相许,那样会……”

    他还要继续说,忽然有个怪异声音道:“我,是,男,的。”

    被打断的叶子高问:“谁在说话?”

    余生摇摇头,叶子高看向清姨,清姨道:“我会说这个?”

    “是,我。”怪异声音又传来。

    “是它!”这次余生看清楚了,张嘴的是那头大白蛇。

    “我,是,男,的。”大蛇又说。

    叶子高唇微张,打击甚大,末了对余生说:“你看,我就说不能以身相许,你尽出馊主意。”

    “你大爷。”看在叶子高受打击份上,余生替他背了黑锅。

    余生曾问叶子高,当真觉着这样荒唐的方式会求偶成功?

    叶子高告诉余生,若不尝试,结果只有失败,若勇于尝试,万一有一天铁树开花水倒流呢?

    他曾谆谆教诲余生,“有些人比你还矮黑丑,为何有美女相伴?因为他们敢于尝试,能付诸行动。”

    “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叶子高说,“即便我长得英俊,不出手也会被别人抢占先机,譬如你说的许仙。”

    这堂课最终以叶子高被罚工钱而告终。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有妖气客栈无弹窗广告,有妖气客栈txt下载,有妖气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