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得了什么病这么开心

作者:麟音音 | 发布时间:2022-08-06 08:47 |字数:3860

    星夜,银河灿灿,谢星澜的轮椅停在窗户边上,欣赏着夜景。

    星澜,当年我就是出生在这样的夜晚,父亲才取的这个名字。

    父亲,战事又要起了,自从开国到现在,爷爷和你几乎穷尽一生,却换不来百姓安稳,我想在我这一代结束这些,此次与东方剑联手,不成功便成仁!

    树影倾斜,起风了。

    过堂风把窗户带的“砰!”一声,关上,在安静的夜晚格外刺耳,谢星澜看着此情此景微微发愣,难道会有什么不测?

    如果我死了……孔宣会继承我的遗志,他已经逐渐成长,他日必能成就一番大业!替我辅佐陛下。

    陛下会难过,但这就是我宿命吧,他都懂的。

    元家两个女儿的和离书我已经写好了,如果死了,她们正好另觅良缘,比跟着我过得好。

    银谣……

    十年二十年后,她还会记得我吗?我想让她记得,又怕她会难过。

    那个没心没肺的丫头,她才不会记得谁那么久,只怕我前脚死了,后脚她就忘了。

    那样也好吧。

    风越来越大,温度逐渐降低,秋天将至,寒气降临大地,风虽然凛冽,但也凉爽。

    第二天,沈银谣早上去伺候梳洗,发现谢星澜还睡着,知道他聊了一晚上军机,肯定是费脑子累到了,就没叫他,又过了一个多小时,马上到上朝的时间,府兵来接他,他也没醒。

    沈银谣纳闷了,他平时勤奋的很,从来不缺席早朝,这是怎么回事?

    伸手拉他被子,想叫他起床,手掌无意间碰到了他额头。

    “我去!这么烫!”

    再上手一摸,他额头都能煎鸡蛋了!只怕有38度,沈银谣想起自己小时候,发烧的时候头晕,根本不是睡着的,是烧晕了,怪不得他起不来。

    府兵端着上朝的衣服焦急道,

    “银姑娘,这可怎么办?将军还要去上早朝。”

    “还上什么朝,快去请御医!跟陛下告个假。”

    古代发烧会要人命的!

    府兵慌慌张张出门去,要知道,谢将军一直身体康健,从小习武,多少年都没生过病,这病来的突然,不知道是怎么了。

    沈银谣看着昏睡的男人,把毛巾弄湿,帮他物理降温,一拉开被子,他上衣都湿透了,浑身都是汗。

    发觉有凉风,谢星澜意识清醒了一点,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见沈银谣正在洗毛巾,想和她说话,却觉得喉咙生疼,一时间好似堵了个核桃般干涩难受。

    昨晚胡思乱想半宿,基本没怎么睡,后来又忘了关窗户,天气正好转凉突变,这一下可够受的,谢星澜感觉头晕脑胀,眼皮抬不起来,身体也是虚脱无力。

    这时间也该上早朝了吧?

    他挣扎着起身,哑着嗓子道,

    “扶我起来,我还要去上朝。”

    “再不休息,你以后都不用上朝了。”

    少女霸道地把他按回床上,谢星澜无力反抗,只好任由她摆布,他出奇地没有生气,看到她忙碌的身影有些安心,昏昏沉沉又睡过去。

    沈银谣努力回想着发烧了要怎么办,她十岁以后就没生过病了,小时候妈妈会给她煮姜汤、用酒精擦咯吱窝降温、爸爸会买一堆她最喜欢吃的零食回来,睡一觉洗个热水澡,第二天就好了。

    小时候她甚至想天天生病,不用上学,在家里享受,真是太爽了。

    找了两个亲近的府兵帮谢星澜换衣服,又把汗擦干,想让他们继续帮忙用酒降温,两人不乐意了……

    “银姑娘,换衣服本来也是贴身丫鬟该干的事,我们怕您害羞,已经帮忙了,这擦酒……我们俩实在不好下手。

    两人摊手,上面全是老茧。

    手掌粗糙是其次,最主要的,往咯吱窝擦酒……这是什么鬼偏方?这不是挠将军痒痒么,他们可没这个胆子!

    沈银谣完全不知道他们的脑回路,反正就擦个酒,有什么的。

    震惊全府的名场面来了:

    将军的贴身侍女银姑娘,不知道从哪得来的偏方,往人咯吱窝擦酒退烧。

    本来睡得好好的将军,直接笑醒,他虚弱无力,阻止不了银姑娘,这下好了,平时不苟言笑的将军笑的全府都听见了,赶来的御医都在问,得了什么病这么开心。

    不过银姑娘出手,还是很有效果的,御医赶到的时候将军已经没那么烧了,人也精神多了……可不是么,被人挠咯吱窝那么半天,搁谁谁不精神啊。

    御医给开了方子,还嘱咐要洗热水澡,沈银谣一一记下。

    此时的谢星澜已经气到冒烟,他瞪着眼睛看沈银谣,她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脸认真地问,

    “现在就要洗热水澡吗?”

    没等他发脾气,她已经去火房烧水了,谢星澜忽然想起上一次她帮忙洗澡的事,感觉浑身一凉,被那个女人支配的恐惧涌上心头……

    不过这次沈银谣可没整他,认认真真做事,连看都不看他结实的肱二头肌一眼,他竟有些失落。

    怎么回事,本将军魅力不再了?

    回想起来,好像自从纳妾失败,沈银谣的态度就和之前不太一样,他故意起身假装拿毛巾,结实的肩膀、弯起手臂时的肱二头肌肱三头肌、微微弯曲的腰部把八块腹肌和人鱼线展露无疑。

    这身材,简直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身,谢星澜不动声色拿过毛巾,眼神却飘向一边站着的沈银谣。

    她呆呆地拿着他的衣服,丝毫没看一眼。

    谢星澜本以为拿捏住她了,可她冷漠的眼神,拉开的距离,都表明她在刻意地疏离他。

    是因为纳妾的事?

    元蓉蓉说,她不愿意,她不想当三,也不想当妾,不想当妾谢星澜懂,她多少还是有点骄傲的,不想当三是什么意思?

    她心里不会有别人吧?元颜白?孔宣?

    谢星澜胡思乱想着,感觉脑袋又烧起来了,他不自觉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沈银谣,把她看的有些不知所措,赶忙摸摸他脑门,

    “又发烧了?”

    病情反反复复怎么办?姜汤也喝了,咯吱窝降温也做了,热水澡也洗了,那就剩下……一顿好吃的了。

    沈银谣皱皱眉,什么都行,做吃的她是真不擅长,上次切个果盘已经尽力了,感觉比切人还难。

    她不自觉地脸色为难看着谢星澜,两人两脸幽怨地对上了眼,谢星澜登时心跳加速。

    她……这副小猫样子,是我做了什么让她如此委屈?早知道就不该娶妻妾,谁让她不早点出现的!不对,那是陛下赐婚,不是我的问题,我该跟她解释一下吗?

    “你到底想让本将军怎么样!”

    他脱口而出。

    她一脸问号。

    “什么怎么样?要不然你先出来?做吃的……还是让厨子来吧。”

    沈银谣问了所有府上的厨子,大将军最喜爱的食物是什么,竟然没有一个知道的,老将军还在的时候,他喜欢吃甜的,那时他还是个孩子,从没在吃食上苛待过,后来老将军去世,他子承父业,征战沙场,从此就不喜欢甜食,也没有别的喜欢的食物,厨房无论做什么,都吃的干干净净,从不挑食,也从不主动提要吃什么。

    这可难了,最后是个资历较老的厨师,做了一份肉粥,又做了点小菜,清火爽口。

    谢星澜躺在床上,享受着从未有过的待遇,沈银谣一手拿勺子喂他,一手拿帕子接着怕弄脏床单,以前没人这么伺候过他,看她喂他认真的样子,他瞬间明白了,天下的百姓,为什么最喜欢过平淡日子,老婆孩子热炕头,不求富达,不求声名,只要这样就够了。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可是,我可能会死,这样的时光,怕再也不会有。

    “银谣……”

    他低声呢喃,声音被下一口粥淹没。

    沈银谣又盛了一碗粥,憋不住好奇问道,

    “你最喜欢吃什么?”

    “吃……”

    吃你喂我的食物。

    他就差点脱口而出,好在及时止住了。最喜欢的食物?没人问过,他自己也不知道,自从他第一次上战场回来,无论什么食物,在他口中都是一样,填饱肚子,能吃就行。

    看着少女纯真美好的模样,他没能说出口。

    十几岁,他第一次出征上战场,那时候意气风发,他作为先锋冲在最前面,面对比自己强大很多的敌人,丝毫不畏惧。

    他永远忘不了第一次正面参与战争的震撼,鲜活的生命成为刀下亡魂,前一秒呐喊,后一秒失声,尽管在一次次战争中变得麻木,但当时的场景对他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撞击。

    援军来了,敌人被打退,清理战场的时候,他看见从小陪自己长大的叔叔一动不动躺在那里。那是父亲的副将,教导他武艺,带他读兵书,过生日时瞒着父亲,带他偷偷去街上看杂耍,人多的时候把他抗在肩上,他抱着叔叔的脖颈撒欢儿。

    叔叔就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看着他,那眼神仿佛是放不下心的告别。

    瞬间五脏六腑翻了过来,胃里的东西不受控制地上涌,他跪在地上吐得天昏地暗,回到家里几天没吃东西。

    从那开始,便失去了味觉,无论什么美食在他口中都如同嚼蜡,后来他又上战场,有一次粮草被劫,他与将士们啃树皮,吃土,他都觉得无所谓,只要填饱肚子能活着,就是食物存在的意义。

    对他来说,食物的存在,只有意义,没有乐趣。

    沈银谣看他沉默的样子,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地帮他擦擦嘴,从未有过的温柔。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她靠莽驯服腹黑将军无弹窗广告,她靠莽驯服腹黑将军txt下载,她靠莽驯服腹黑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