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他丢下了她,自己跑了

作者:东方老牛车 | 发布时间:2021-10-27 16:03 |字数:2522

    少男少女虽然感受不到爱的内涵,但能感受到谁对你好的行为。

    刘蕊蕊自从收到郝天天的一双白舞鞋后,每天晚上都要把那双鞋翻出来看看,有时候居然把那双鞋放在自己的胸口入睡,期待天天有好梦。

    这次郝天天用短信约刘蕊蕊晚上十点钟下自习后马上去足球场西球门见一面,有要事告知,十点半前可以回到寝室。刘蕊蕊花了十来分钟的犹豫后就答应了。

    刘蕊蕊下晚自习后就来到了球场,在靠近球场西球门附近的田径赛道上走来走去,眼睛一直留意球场的人。球场除了少数的学生在打球外,并没有见到郝天天的身影。

    熄灯的铃响了,同学们开始散去,郝天天还没有来。等不及了的刘蕊蕊按照约定的地点开始朝足球场的西球门走去。

    刘蕊蕊一边走,一边看手机。期待着郝天天有信息来。

    郑正自刘蕊蕊搬出他的家后,一直坐立不安,这种单相思折磨得他死去活来。

    郑正从喜欢刘蕊蕊到暗恋她,一天没看到她就心神不安。

    连日来,他成绩一路下滑,马上要高考了,出了这档子心事,自己知道不对,可就是没办法克服,既苦恼又伤心。罢了,考不上就再留一级,明年刚好与刘蕊蕊同级,说不定还真的有缘。郑正常常想着这事,心情反而好些。

    这天,他发现刘蕊蕊一个人在熄灯铃响后仍没有回宿舍感到奇怪,就悄悄的跟梢了,看看她究竟要干什么。

    郝天天这回又要给刘蕊蕊一个惊喜。他发现刘蕊蕊的手机也太老套了,用的是小屏的学生机,他叹息不已。

    刘蕊蕊出身贫困的家庭,靠着妈妈的一点微薄收入,能有个手机就很不错了。平常她就接个电话什么的,更不说上网玩个什么花样。

    郝天天看在眼里,记在心理。他确信,这个礼物刘蕊蕊一定喜欢。

    这次约会,郝天天准备不提前到达。他想看看刘蕊蕊未见到郝天天后是个什么心态和反应。

    刘蕊蕊到了西球门处,东张西望,心情既紧张又害怕。想见到郝天天但又怕,心里很紧张,不知道说什么。学校是禁止学生恋爱,特别是高考的学生。

    郝天天其实就在球场边角的一张排椅的后面,眼睛一直盯着刘蕊蕊一步一步的走向西球门。

    他想再等一会儿出现,给她一个突然惊喜。

    球场上没有什么人了,全校教室的灯都熄了,几盏昏暗的路灯也在远处,如果球场上有人也只能感觉到人影而看不清面目。这时,刘蕊蕊发现她的身后有一个人朦朦胧胧跟着。她突然激动起来,悄悄的向他招手,同时,她转身向他跑去。

    郑正盯梢刘蕊蕊也不是这一次,前几次都是目送她回了女生寝室后就悄悄的返回。这次盯梢他有种预感,刘蕊蕊有地下恋情,而且他十分肯定她恋着谁。今天只是想见证一下自己的判断。

    他跟着、跟着,突然发现刘蕊蕊向他招手还居然向他跑来,他懵了。

    郑正突然感到自己的热血上涌,心跳不已。他已控制不住,也开始向刘蕊蕊跑去。近了,更近了,他看清了刘蕊蕊的面目,由喜悦开始变得惊讶。刘蕊蕊也发现了这个很熟悉的身影。她看清了是郑正就立即停住了脚步想转身走开,没想到来不及了,对方一把将她紧紧抱住,有一张嘴开始朝她的嘴上扑来。她本能的转过脸去,用手尽力的推开他。但是,她的力量太小,对方的嘴像老猪啃白菜,一声比一声响。

    郝天天被这一幕惊的目瞪口呆。是他约的刘蕊蕊,怎么她跑向另外一个人,瞬间内心悲哀至极。他沮丧的从排椅后面站起来,远远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远处的“爱火”燃烧的非常激烈,他全身变得非常的寒冷。他从小被父母宠爱,还没过被人侮辱过,这一幕他实在受不了。

    突然,她看到那两个人在一起有推拉的动作,刘蕊蕊有明显的反抗。那个黑影越亲近刘蕊蕊,刘蕊蕊越反抗。

    瞬间,他明白了,一定是刘蕊蕊在黑夜中看错人,自己才是她约会的人。他嗖地冲上去,以抢球攻门的速度直冲那个黑影。他上去就朝他的腰部飞起一脚。那个黑影“啊”的一身,松开了刘蕊蕊,转身看着这个突然冲过来的人。郑正身高马大,一身膘肉,被郝天天踢了一脚也只是微微一震不伤要害。他看清了是郝天天,郝天天也看清了他。两个人今天是仇人相遇,分外眼红。郝天天一把拉过刘蕊蕊抱在怀里。刘蕊蕊被郑正突然袭击后见到了郝天天,她一下子止不住哭出声来。

    刘蕊蕊一哭,确实吓着了郑正。他知道自己今天惹祸了,他一转身拔腿就跑。郝天天发现郑正跑了,他松开了刘蕊蕊,将刚刚买的礼物往刘蕊蕊手里一塞就奋起直追。

    郝天天是打足球出身,脚下功夫厉害,那郑正一身肥胖,哪能跑得快,一会儿就被郝天天追上。郝天天全身跳跃起来,用脚尖朝着郑正的头直接踢去,有如空中勾球入门,“嘭”的一声,郝天天侧身落地,郑正趔趄了两下倒下了。郑正倒下后在地上滚了几滚,然后趴在地上不动弹了。

    郝天天见状不以为然,他踢惯了足球,这个现象他见多了。“装吧,继续装。”郝天天说完,不但没停下反而上前又踢了几脚。郑正在地上真的一动不动了。这时,郝天天才低下头去看看,只见郑正的嘴角在流血,人失去了知觉。

    刘蕊蕊也跑过来了,见郑正倒在地上,嘴角鲜血直流,吓得直打“哆嗦”。她将郝天天送的礼物一下子掉在地上。

    “这,怎么办呀?这怎么办呀?”刘蕊蕊望着郝天天内心瞬间恐惧至极说:“是不是要打120?”

    郝天天没有回答,他在发愣。

    “快送医院,快送医院,要是打死了人,那怎么办呀?”刘蕊蕊一边说一边“哇”的一声被吓哭了。

    郝天天此时还是呆呆的立着,呆呆的立着,他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边刘蕊蕊在颤抖中哭泣,那个在地上嘴角里流血。他也不知道一脚踢在哪里,郑正会不会死,他越想越害怕。

    这时,学校巡场的保安在远处听到球场传来去哭声就问:

    “谁?谁在哪里?”这声音虽然不近,但威严有加。两个保安用手电筒朝这里照了照就快步过来了。

    没想到的是,郝天天突然抛下刘蕊蕊拔腿就跑了。

    郝天天跑了,丢下刘蕊蕊跑了,他送给她的礼物也同郑正一起躺在了地上。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斗股无弹窗广告,斗股txt下载,斗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