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撕掉合同

作者:九古风 | 发布时间:2021-10-14 09:22 |字数:3201

    翌日上午,杏家几户人,吃过饭纷纷拿着自家签署的田地租借转包合同,根据昨天下午达成的口头协议,彼此不要联系直接聚集在杏海家房子旁边的路口。

    今天,杏海要出门修建房子,只好选择让他老婆顶替他的人。

    昨天杏财贵家没人,今天由吴嘉凤负责参与,她不仅指望不劳而获赚取想要的钱,还满肚子坏水,企图使出浑身解数找准机会整垮吴联记看似风光的联溪集团,为自家的杏卫出两口恶气。

    在她眼里看来,现在弄不垮联溪集团,将来若要指望潘溪霞踏入自家的房门,不会再有任何的希望。

    只不过,因利益再次聚拢的几户人,没让她做代表,而是认准杏财富,希望杏财富带来好运。

    大家内心里防范着吴嘉凤,生怕不小心被带进阴沟里去。

    这件事情尤其好理解,杏卫没能够顺利的把潘溪霞正式娶过门去,原因在于吴联记不早不迟的冒出来,不管对与错,两者成为死对头终归是不可避免的现实问题。

    不过吴嘉凤来了,要不要她带头,其效果没任何本质不同。

    眼目前局势,只要大家想讹诈吴联记的心态不能摆正,谁也左右不了最终会出现的结果。

    而杏家几户人在杏海房子旁边的路口聚集,早被窗户玻璃后面的吴联记看见了,他不觉得奇怪,一切算是心中有数在暗地里筹划着。他转过身去对准厨房门慢条斯理的笑说:“霞姐,我们原本打算今晚请那几名技术员吃饭的事情,先还是不要准备了吧!只怕到时候情况有变,腾不出空余时间陪客。”

    手里面拿着清洗掉的碗筷刚放进消毒柜,潘溪霞耳朵里突然听见取消邀请几名技术员吃饭,不需要麻烦自然而然是个求之不得。她不用脑子思考,立马欢欢喜喜的答应,“全部听你的,不请就不请,反正等下东西买回来以后,咱家里面有大把空间可以储存起来。”

    确实不错,为了今晚能很好的招待几名技术员,她昨天已提前安排厨师上街帮忙负责购买各类食材,现如今再打电话通知厨师不购买的话,只怕早已是个来不及了的。

    吴联记倒是能够准确无误听懂那些话的意思,但管不了太多有的没的。

    懒得接潘溪霞话头,他收回刚看向厨房门的目光,望下客厅里现有的小摆设,直接改口询问:“郎杏坳每家每户与我们联溪集团签署的合同呢?你都放在哪个角落里的呀?”

    直到当前现在,他还没透露杏家几户人狮子大张口想加钱的事情,一是不想额外增加潘溪霞的心理负担;二是相信自身才智应付的过来,不用事先自乱阵脚畏惧外界无中生有强加的任何麻烦。

    昨天,他生气独自匆匆忙的先走人,却算定杏家几户人会在背后商量对策,不会在当天下午找他的人,这使得他出去以后就没把彼此约定的事情放在心上,一直忙着考察郎杏坳的现有情况没及时赶回来。

    但他并没天真的认为事情会草草结束。

    致使今天面对杏家几户人,不仅没流露出不适症状,还觉得属于他的机会终于降临。

    生活中,他坚信,今天要是想不出办法彻底征服杏家几户人,从此以后只怕隔三差五就会冒出来,采用人多势众及莫须有的玩法算计着敲打他拖他后腿,那他岂不是随时随地都得准备着被讹诈?

    只要想真正解决眼前存在的问题,必须施行快刀斩乱麻,必须对自己选择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

    潘溪霞自然搞不懂拿那些合同要做什么?但她清楚各家各户所签合同全都是吴联记写的,现在要看多半是不放心想检查下。她没啥好犹豫的,边忙事情边说:“在电脑房靠左边的柜子,你自己去拿出来看吧!”

    而她内心里不由得嘀咕,前面正准备拿去放在村委会设立的办公室,还好没有急着拿过去。

    吴联记不再多说什么?他直接钻进设在旁边的电脑房,几下功夫翻出摆放整齐的合同,再快速将杏家几户人所签合同分出来,拿在手里潇潇洒洒的走到外面门口。

    看几眼心不在焉的伸出手去轻轻拉开房门,迎面视线全是些找他的几户杏家人,不由得抿嘴笑,“今天真是巧啊哈!刚想跑前去找你们几户人,你们自己就先找上门来,真省了我多跑路。”

    几户人当中,杏财富在最前面,他看吴联记手拿合同从房子里走出来,内心里“咯噔”两下,一颗心顿时变得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这家伙不会真想着和我们撕破脸销毁合同吧?

    但想到销毁签署的合同对吴联记的损失也不小,他内心胆气立马又快速调升起来。

    硬着头皮,他作为代表只能先回答,“昨天交代我们的事情,我们哪敢随便轻易忘记呢!你吩咐我们找来的合同,全部拿来了,今儿个应该如何抉择都看你是啥意思。”

    末后,他不忘加重语气又说:“我们原本是些早不看见晚看见的人,不想把事情弄得太绝,但对于我们这种拖儿带女的小户型家庭,吃亏永远吃不起,倘若我们几户人真把田地收回来的话,东一块西一块不成片,无形中害你今后搞种植业与养殖业都不方便,那困扰年复年的存在着,远不是加几个钱就能解决的损失。”

    话里意思已明摆着,你吴联记若想自身利益不打折扣,唯有接受眼前加钱的可行之路。

    今天吴嘉凤内心五味陈杂,却显得尤其嚣张,尤其强硬,她紧跟着在后面抢先说:“一家公司那么多钱,磨磨唧唧不乐意加几个小钱,我们还在此费口舌说啥呢?一拍两散最为合适。”

    背后真藏着个高人在悄悄指点呢?不仅替我找出经济损失的地方,还帮你们找到加钱的好理由。

    不想想我是谁呀?我能接受你们的威胁吗?

    你们背后那位狗头军师纯粹是害你们的,不先多多思考谁亏得起谁亏不起?

    吴联记看了看杏财富与吴嘉凤,最后放眼望了又望在场其他人,不要回答两人的话,先笑笑,再是个人畜无害简单粗暴的问:“你们各自都应该把曾经签署的合同拿来了吧?”

    “拿来了!”今天在场的杏家几户人,几乎是个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吴联记表示非常满意,他不再给对方说闲话的机会,又紧跟着几户人声音说:“你们既然各自都把签署的合同拿来了,那你们就把手里拿的合同先向我给来吧!”

    杏家几户人搞不清吴联记收合同的具体意思,一个个都原地站着你看我,我看你不挪动。

    吴嘉凤不信邪,几大步快速靠前去,先把手里面拿的合同递给吴联记,满脸不服气在小声嘀咕着,“当初若不看在潘溪霞是我媳妇儿的面子,我那时候就绝对不会随便乱签这份吃大亏的合同……”

    顺势先接在手里面,吴联记放到眼前看了看合同,不见后面的几人把合同递过来,又大声询问:“你们不是还想找我加钱吗?原先的旧合同拿在你们手里,那说明你们认可原先的价格了?”

    认可,认可屁呀!我认可我还跑来这里干什么?

    听了吴联记说话时携带的口气,杏财富不由得在内心里沾沾自喜,自认为加钱有希望。他转过身去对身后几个人说:“吴联记的话不错,这合同对于我们拿着就是废纸,不如交出来再听如何答复我们吧?”

    这下子功夫,杏家几户剩下的人,立马把手里拿着不愿放的合同纷纷递前去。

    吴联记看所有合同落入自己手中以后,懒得多说废话,立马把手里原先拿的那份合同递给在场几户人,随即挥动双手不留情面开始用力撕扯收回的合同,还不忘大声宣布道:“从现在开始,你们所有田地已经从我手里正式收了回去,我们从此以后各不相干,各过各的日子。”

    现如今对他的情况来说,不再是处处被动受制于人,因为留底保存的合同,还没有盖章签字,杏家几户人即使拿在手里也不会具备任何的法律效力,纯粹是起不了作用的废纸。

    杏家几户人见吴联记的做法,一个个傻了眼,赶忙阻止,“你怎么可以这样子?没谈好撕啥合同吗?”

    “我不撕留着干嘛呀?”吴联记嘴里说着,两只手撕得越发起劲儿。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恭曲无弹窗广告,恭曲txt下载,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