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 背后的交易

作者:少年浮生若梦 | 发布时间:2020-08-01 22:33 |字数:8064

    沈苍南脚踏着飞舟,飞舟上挂着一个旗帜,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沈”字,他的身后无一例外地站着四名男弟子,相传这沈苍南素来不好女色,反而偏偏喜龙阳之好,但是这一说法并没有得到考证,这不过是民间人为了打发消遣时间,背地里以讹传讹的话题罢了。

    但是,根据李小星的说法,这个沈苍南是耀哥的敌人么?

    方唐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那飞舟上面的紫色劲装的男子,他轻轻地点了点头,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是有一说一,这个男人确实长得有点像女人。

    或许…放在俗界里面,他也可以成为一个女装大佬也说不准。

    沈苍南一双如若桃花般的双眼,时而深邃,时而如若平静如水,好像没有一些事情能够在他的心里引起阵阵波澜一般,他的身材修长,身着一身紫色的宗门服饰,头顶以白玉宝冠而结发,他的眼神看向方耀的时候,脸上有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沈苍南轻咳一声,他身后的弟子点了点头,直接从飞舟上跳落而下,以沈苍南为中心,站在了飞舟的前后左右的方位。

    方唐:“.………”

    这个人好友牌面啊,好想把他打一顿,

    方唐并没有直接风风火火地用外挂直接冲上去,而是细细观察着沈苍南脚下的那个飞舟。

    不说沈苍南那骚包的性子,方唐可以很肯定的就是,这个沈苍南的审美跟他一般无二,。

    脚下的飞舟并不像是方唐平日一些时候所看到的机械鸟又或者是那种像盘子一样的飞舟。

    沈苍南的飞舟的外观看上去更像是骨龙的状态,但是虽然外表上看上去是骨龙,但是实际上也不过是一艘飞舟罢了。

    方唐觉得沈苍南的飞舟帅气,但是随他而来的幻翎宫一干弟子并不这么认为,只是在心里暗骂了一句骚包之后,表面上大家还是风平浪静,你好我好的模样。

    沈苍南驾驶着飞舟稳稳地落在了方耀的面前,天皇宫已经现世,一些其他宗门的仙人见着是沈苍南这人之后,当下也是冷哼一声,直接驾驭着脚下的飞剑,直接飞往死亡山谷。

    天皇宫就在那死亡山谷之中,

    沈苍南和方耀两人对视了一眼,并没有急着直接驾驶着脚下的飞剑甚至是飞舟飞往死亡山谷,那些宗门的仙人不过是贪图里面的宝物,甚至是三皇留下的一点点记忆传承,而迫不及待地直接冲进去。

    但是在这一件事情上,大部分人并没有掉以轻心,谁都没有开口去阻拦最早一批冲进去的仙人,他们无一例外地都把那批仙人当成了炮灰。

    没有人说话,现场一片寂静,方唐环顾四周,也有些不明所以。

    方耀看了一眼方唐,利用秘法传音告诉了他。

    “没人说话就是因为大家都想看到谁是第二批的出头鸟,宝物固然可贵,但是生命的价值更高,死亡山谷不是游戏,死了还能重来,一旦在这里死了可就真的死了。”

    方唐听罢,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方耀摇了摇头,双手摊开。

    “有些事情别说出来就好,大家心里清楚,谁也不要说谁。”

    本来有些迷糊的方唐听到方耀的话之后更加的迷糊了。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要干什么?

    方唐干脆不想了,当他听到山谷里传来的那一声尖叫声音之后,再想起之前那一批想要早日夺到三皇的宝物的那一批仙人之后,他直接沉默了下来,

    那尖叫声音的主人怕是遇到了什么不测吧,毕竟这等地方自己也没来过,就算是自己的兄长,强如方耀这秦域第一天骄,也得思量三分。

    死亡山谷,有死无生,虽然这里有天皇宫的禁忌,但是那些仙人更多的是担心,如若他们真的活着从天皇宫之中走出来,那么山谷里的那些妖魔阴灵会不会…

    阴灵虽然不喜好吃肉,但是对于他们这些修仙之人的元神甚是感兴趣,也可以说,它们这些阴灵向来是食仙人之元神而活的存在。

    一旦食下修仙者大能的元神,它们的实力也自然而然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增,甚至可以成为一方魔将甚至是妖帅,

    修仙者虽然对于阴灵也有一敌之力,一身的实力也不算是空谈但是根据禁忌,天皇宫距离那所谓的出口还是有一段的距离,并不是说仙人能够从那天皇宫活着出来,便是安全。

    外围多半也是有阴灵在四周的埋伏,别看现在能够安安稳稳地进入那天皇宫,但是谁也不能够保证从天皇宫出来。

    “沈苍南,你们进去吗?”方耀作为幻翎宫的大师兄,在这一次带队的事情上,他占据着足够的话语权。

    “看他们。”周围陆陆续续的也来了不少的仙人,方唐看去,高矮胖瘦,男的女的都有。

    但是……

    方唐眉头一皱,似乎有一双如同毒蛇的眼睛在看着自己。

    “这种感觉,被盯上可是不太妙啊。”方唐悄悄地说着,用着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他并没有害怕,反而还是有点惊喜。

    方唐没有像方耀那般高深的修为在身,能够依靠的仅仅只有那一拳的外挂。

    不过….

    方唐的嘴角上扬了一个弧度,他有外挂在身,自然也不用怕什么所谓的妖魔鬼怪,哪怕他的面前有着一张巨大的天网,他的外挂就像是一把利刃,划破长空。

    远处。

    “哒哒”

    在场的人转头循着声源看去,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匹马儿,马儿的双眼炯炯有神,仿佛有灵气一般,但是脚下的声音却如履平地一般,发出着震天的声音来。

    “那个马上似乎有人,可是这些人究竟是来自于什么势力?”

    在场的虽然没有什么来自仙门的老怪物,但是暗中还是有着不少长老从自己的宗门而出,暗中保护自己宗门里的那些天才弟子。

    一名少年驾马御空而行,他的身后有着四个穿着灰黑色的衣袍,头戴着小帽的男人,这些男人抬着一顶轿子,也向着死亡山谷而来。

    沈苍南和方耀看去,当他们看到旗帜上面专属的龙爪小标记的时候,纷纷地大吃一惊。

    旗帜上面以天蓝色为主色,但是旁边的图纹却是让他们移不开眼睛。

    图纹是一双龙目,仿佛随时都会睁开一般,但是好在这也只是个旗帜,不然他们一想起那个人物的时候,瞳孔就是一凝。

    武界很大,可以说大到没边(简单易懂),武界之中,也可以说是人才辈出,英杰遍地走,而水无月也算是有名气的一个人物。

    虽然不及那些成名的老牌怪物相比,但是还是有一些的话语权。

    “水无月?”

    “水无月也来了?那今天又有的愁了。赶紧叫宗门的宗主想

    个办法,把宗门里的一些长老派遣过来支援。”

    水无月也来这个死亡山谷,进入这天皇宫和他们分一杯羹?

    不是说那等实力的人不能够进入这天皇宫么。

    一些宗门的长老暗暗地凑起了眉头,但是出现在场上的都是年轻弟子,他们还是决定静观其变。

    他们都是一些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狐狸,自然也不会第一时间的跳出来做这个领头羊。

    但是能不能成羊,至少还不好说。

    周围的宗门子弟面面相觑,至少水幕年华水无月降临到这里,他们也有必要让他们背后的宗门知道。

    水无月这人实力雄厚,虽然是个后起之秀,但凡是听过水无月事例的人之后,只能默默地感慨一声,这人就像是火箭新星般的升起,谁也没办法阻拦。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水无月用着主角的气运,但是并没有主角的命数。,

    轿子之中,一双如同毒蛇的眼睛悄然露出,它没有看场上的任何一个仙人,在它的眼里,那些仙人并没有它所看的那个人来的有兴趣,但是它眼里的兴趣,却是对方唐有着深深的怨毒之色。

    “你也来这里了啊,方唐…”

    许是感受到了身后轿子里传来的怨毒之意,驾马御空而行的少年回头过来看了一眼轿子里的狐狸,眼中有一丝丝的精明,他并不是被所谓的狐狸控制,他真正侍奉的是这个狐狸后面的那个大能。

    而水无月的身份,虽然比不上那个大能的一个脚趾,但是至少在这一片中原富裕之地还是有几分脸面,

    “别破坏了主人的计划。”少年沉思许久,还是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来,他只是提醒一下这个狐狸,谁让这个狐狸走了狗屎运,能够被主人当成代言人,要不是怕破坏主人精心设下的大局,这个狐狸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你在教我做事?要不是我实力倒退,我现在早就化作人身掌手之间将你化作飞灰。”狐狸轻轻一笑,它本身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是那次意外之下进入了那个大能的空间,得到了那位大能的一点点帮助,但是相对应的他还是要完成那个大能交给它的任务。

    各取所需,都在互相利用罢了,但是从根本上来讲,还是那个大能付出的更多,他让这个狐狸成为他的代言人,不过是在明面上替他执行着他的意思。

    但是也可以说,那个驾马御空而行的少年,是大能特地留下来监督狐狸的存在罢了。

    不过说到底,狐狸也没说错,人家不过是看了眼那个来自于幻翎宫的人,少年转过头去看了看方唐一眼,再看了看狐狸,最终还是留下了这么一句话来。

    “你的事那是你的私事,不要把你的私事摆在明面上来。”

    他们借助的是水无月的势力,谁也不知道他们最终的那一层身份。

    “知道了。”狐狸翻了一个白眼,但是这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还是让它的心中怀有芥蒂,谁也不希望自己的身前有一个人来指手画脚的。

    “诸位,”一道声音响起,令得在场的所有人循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头发发白,身材佝偻的老者,老者身着一身灰色布衣,和他们这些弟子那般不凡的衣着,形成了一种极为鲜明的对比。

    但是没有人敢去嘲笑这个老者,因为他们都认出来了这个老者的身份。

    大周剑神!

    大周位于中原之地,虽然中原并不是大周一支独大,但是大周在中原之地的国土,却是极大的。

    “剑神前辈有何指教。”在场的弟子朝着那大周剑神鞠了一躬,就连方耀也不例外,方耀虽然是秦域第一天骄,但是毕竟也只限于秦域,放在那更加广阔的中原,他在秦域赢来的身份还是不够看的。

    大周剑神毕竟也算是成名已久的老牌强者之一。

    “是这样的,”大周剑神轻抚胡须,笑着看着周围的弟子,眼中带着笑意,开口说道:“先前有一批不知死活的阿猫阿狗已迫不及待地进入那天皇宫,先前我已经窥探了一下他们的气息,嘿嘿,已经完全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大周剑神呵呵一笑,但是这一笑容在一些弟子的眼中却显得极为可怖。

    大周剑神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一些弟子一头雾水,但是一些弟子还是能猜了一下这个大周剑神的意思,却没人敢说出来。

    天皇宫在中原,中原是别人家的地盘!

    那些弟子咬着牙关,看样子这天皇宫之中的东西,这大周想要独占!

    “罢了,你们还算是小辈,不理解很正常,叫你们宗门的长老,甚至是宗主亦或是太上长老出来谈一谈吧,不然今天,谁也别想进入这天皇宫。”大周剑神顿了顿,冷哼一声继续说道:“这句话,是我周子享说的,也是大周剑神说的,我的话,就代表着大周的意志!”

    大周,就像是一个大山压着在场的宗门子弟,更别说代表着整个大周的大周剑神。

    “云长老,这大周……也太霸道了,竟然已经明着面上把我们这些宗门赶走了。”一名背着古剑匣的中年人看着身边的老者,老者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抬起头来,看着场上的大周剑神。

    “毕竟那是天皇宫,而且我们又在别人的地盘上,你有什么办法?”云长老眼神不离大周剑神,他虽然讨厌这个人有些霸道,但是毕竟人家实力摆在那里,即使这个规定他们从未见过,可这规定也是大周剑神亲自规定的,他们也没有能力去打破这一规定。

    “可是…天皇宫毕竟是上古三皇..这..这跟大周有什么关系?”

    “有没有关系不是我们说的算的,谁的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你要是不服,上去把那大周剑神打一顿不就好了?”云长老砸吧砸吧嘴继续说道:“当然,只要你有那个实力,整个大周奉你为座上宾也不是不可能。”

    所有宗门带队师兄听得大周剑神这番话后,还哪里不知道这大周剑神的意思,这个大周分明就是想要独占整个天皇宫里面的宝物。

    他们纷纷向自己的宗门宗主求助,当明白宗主的意思之后,不少宗门的带队师兄只能离开。

    自家宗主都不让自己去趟这一趟浑水,自己又没有那种高深莫测的实力,还不如早日回到宗门里早点修行。

    场上就剩下几个大势力宗门弟子,方耀和沈苍南还有那少年之流的人物,自然在其中

    “噢?竟然还有几个初生不怕牛犊虎的,什么时候我大周剑神的话变得如此没分量了。

    还是说你们这些小辈的实力,已经能够不把我放在眼中了?”

    大周剑神轻笑一声,身上的剑势宛若在他的背后形成一把长剑,似要划破在场的人的每一寸肌肤。

    方唐摇头失笑一声,大周剑神的这番作为

    像极了自己之前遇到的一些为老不尊的老头,当然,大周剑神和那些为老不尊的老头相比,大周剑神就是个有实力的为老不尊的老头

    (太水了吧。。。)

    但是方唐轻声失笑,大周剑神的修为高深,耳目可听可看百里,更别说方唐乃一身凡人之躯了。

    “刚才,是不是有人在笑老夫啊。”大周剑神失笑一声,皮笑肉不笑,本身他就是很讨厌有人在笑话着他的话,笑话他就是在挑战大周剑神的权威!

    大周剑神的目光在幻翎宫所在的范围多看了一眼,为首的方耀只是对大周剑神笑了一笑,表面上并没有说些什么,一个中原大周老祖,他们幻翎宫虽然也要礼让三分,但并不代表他们幻翎宫甚至是圣庭就会怕了一个大周。

    大周有底牌,幻翎宫同样也有。

    大周剑神眉头一皱,他周子享贵为当今大周之主的亲父,自然是万万人之上的身份,虽然在场的仙门弟子背后的宗门不惧大周,可,论实力论底蕴,大周可以完全地将那些宗门握在手中。

    周子享看了看方唐,他总觉得方唐似乎在哪里看到过,却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只是觉得这个人看上去非常的面熟。

    方耀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他自然也是听到自家弟弟的轻笑,大周剑神怎么说也是跟自己爷爷一代的人物,可是如今这番作为,不少人感觉到他的行事风格却是越来越糊涂。

    根本就不像是从前的大周剑神,名满天下的剑客侠义!

    “老牛鼻子,这个所谓的大周剑神很强吗?”血眼自从地底魔渊之中释放出来,便跟着身边的青云道人一同找到了方唐,只不过现在还不是上门的时候罢了。

    “剑势,剑意圆满,实力倒也说得过去,但是终究还是未能跨过那一步。”青云道人身着一身青色的衣袍,扶了扶胡须,轻笑道,眼中多是对于那大周剑神的不屑。

    “要不然我上去把这个大周贱神打一顿?”血眼龇牙咧嘴,它本身就是好战分子,对于战斗自然是极为欣喜。

    “少惹事,待会那个秃驴来了,我看你怎么收场。”青云道人一挥拂尘,打在了血眼身上,血眼吃痛,并未说什么。

    它自然知道青云道人所说的秃驴是什么人,自然就是佛门圣地的大梵音寺的那位方丈,名号,真智。

    佛门的梵音是最为克制它身上的邪恶的气息,既然那个老秃驴都会来这个死亡山谷,它并不打算横插一脚,只是想看看这个热闹。

    “不仅仅是佛门的真智,就连华山的于群,武当的张太极,光明顶的明教,哈哈哈,中原的大势力都来了。”青云道人撤回手中的拂尘,远远地看着那场中的大周剑神,眼中渐渐地产生了冷意。

    “什么意思、”血眼有些懵,这些人来就来人,和他的帅气有什么关系。

    “大周估计已经背地里和这些仙门已经联合起来了。”青云道人来自玖宫岭,有些事情自然能够看得通。

    “什么,这比好生得不要脸。”血眼骂了一句,然后就是一顿的臭骂“”#@¥#¥#

    青云道人:“.……”

    “阿弥陀佛,贫僧法号真智,见过各位。”众人的面前金光一闪,袈裟飞扬,从中走出一干和尚,方唐看着也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个真智和尚。

    “哥,这个真智和尚什么来头,他的身后怎么还有个投影,很像…”

    “那是真智和尚的如来至尊法身,有人见证过这个真智和尚降生的时候,佛光普照,紫气东来三千里,,梵音环绕,但是真正的还未从而得知。不过今日这大周剑神敢这样光明正大的说出自己的意图,他不是傻子,怕是早已联合了这些势力,共同独占这天皇宫之中的宝物。”

    方耀凑了凑眉头,虽然对于这种独占鳖头的行为有些不耻,但是人家的实力摆在那里,除非让自己的师父幻翎道人出来和这个周子享碰一碰,

    “哈哈哈哈,老秃驴,老子最烦的就是你这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伪君子,真小人。”一道爽朗的笑声从后面传来,所有人看去,只见一个面色狰狞的大汉,肩膀扛着一把大砍刀,向他们飞来。

    “光明顶明教,光明左使,杨逍。”方耀向方唐轻声说道,在场的宗门弟子多多少少也知道这等人物,方唐毕竟是从俗界上来的,对于武界之中有什么人物自然是也不太了解。

    “杨逍…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方唐眨了眨眼睛,目光在那汉子身上些许停留,汉子的笑声极有感染力,原先那般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些许,

    “于群,张太极还不出来?扭扭捏捏的像个老娘们。”杨逍看向了一个角落,角落之中两名中年男人对视一眼,苦笑了一声,自己还想躲在这个角落之中看个热闹,谁知道这个杨逍直接把他们抓出来了。

    这一次的天皇宫,他们原本是不打算插手的,就让自己宗门里的精锐弟子来到这天皇宫,可是那大周剑神给出的条件实在太过于让人难以拒绝,所以他们索性直接出来做这一次的坏人。

    一个大周,大梵音寺,明教,武当,华山,已经联合起来打算在这一次的衣角天皇宫之行把他们这些来自域外的宗门弟子赶出去。

    也就是说,这天皇宫就是他们几个大势力的人平分。

    “前辈,您这番作为,怕也是会被天下人嗤笑的吧,天皇宫自上古以来就是三皇之物,也不是中原独有,虽然它位于中原是不假,可,这也没写着,它姓周啊。”一名少年义愤填膺地看着大周剑神,所有人都看着那少年,纷纷流露出敬佩的目光。

    枪打出头鸟,敢于站出来质疑大周剑神,这少年的勇气至少来说是值得敬佩的。

    但是少年身后的一干人等,脸色发白,面露苦涩,他身后的男子时不时地拉着少年的,示意少年别再说了。

    少年宛若没有听到一般,挣脱开拉着自己手的师兄,

    方耀和方唐看着那个少年,前者古井无波的眼神在少年的身上停留片刻后,又看向了别处。

    大周就是这般的强横霸道,如若没有那大周剑神,大周还敢这般?

    “你是来自哪一个域外,哪一个宗门的。”周子享的目光停留在那少年身上,似笑非笑,杨逍看着这少年暗暗地点头,随后叹息了一声,没有说些什么。

    “回剑神前辈,晚辈不才,来自秦域,宗门就是万兽仙宗。”那个少年拱了拱手说道,脸上并没有任何的尊敬的神色,少年说完这番话之后,他身后的师兄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他们已经捅了娄子了,根本就没有办法挽回这件事情了,只希望宗主知道这件事情能够好好地处理一下。

    方唐暗暗地点头,这个少年的性格他欣赏,但是没有实力敢出头,那就是傻叉。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我有一拳的能力无弹窗广告,我有一拳的能力txt下载,我有一拳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