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地狱在等着你

作者:千桃 | 发布时间:2019-11-08 22:43 |字数:2729

    急救室外。

    两家人差不多同时赶到。

    司夫人忙问:“怎么回事!我儿子为什么会出车祸?严不严重!”

    晏司阳没说实话:“司阿姨您放心吧,他会没事的。”

    晏明达也是第一时间找自己女儿,却没看见,于是着急问:“宝呢!我宝没事吧?!?”

    “爸!没事!千千只是有些累了,在病房休息呢。”晏司阳说道。

    刚在车上不知道跟司靳棠说了些什么,他就晕过去了。他一晕,妹妹也跟着晕了。

    所幸医护人员检查了一下,说没什么事,许是被吓到了,扛不住而已。

    表面上装得再镇定,心里果然还是很担心他吧。

    也是,毕竟是她爱了那么多年的司靳棠啊……

    晏明达松了一口气,没有表现得很明显,也没有立刻去找女儿。

    毕竟亲家的儿子还在急救室里躺着,生死未卜,他怎么的也得留在这里等结果,反正司阳也说了,千千没什么事。

    “司爷爷还不知道吗?”晏司阳看了一眼,司家爷爷没有来。

    司夫人回了一句:“不能让老爷子知道,老爷子心脏不好,等靳棠出来再说吧……”

    晏司阳忽然看着后面:“小妹?”

    几人闻声回头,穿着病服的千千一脸发怔地站在那里,像是还没回过神来。

    “宝儿!你脸色怎么这么苍白?真的没事吗?”

    千寻摇摇头。

    司夫人一看见她,终于忍不住了,抱着她大哭:“千寻啊……靳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啊……”

    “他不会有事的。”千寻平静地说出这句话。

    晏司阳是局外人,他远远地看着妹妹,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

    千千不像是在自欺欺人,她说得非常笃定,就好像她知道似的。

    但他也没多想,最近发生的事有点多,千千变得有些奇怪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漫长的等待。

    ·

    天刚蒙蒙亮,司靳棠已经洗漱完毕,正在换衣服。

    “叩叩叩——”有人敲门。

    “进来。”

    “少爷,您起啦?”女孩甜甜的声音响起。

    她走进房来,却因看到他还没扣上衬衫扣子的上身而娇羞地转过头去。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有阳光,他看过去时,却总有一道光遮着她的脸。

    司靳棠将她抓到身前来,那道光也跟着移动,他企图凑近看得仔细些,那道光却变得很刺眼。

    他只看到一张小而薄的嘴巴,抹了唇蜜的小唇润润的,近了还能闻到一股香甜的草莓味。

    “少爷……离得太近了……”女孩撇开头,结巴地说着,“我……我给您准备好早……早餐了……”

    “我看见了,”他看着眼前的女孩道,“今天的‘早餐’,我很喜欢。”

    语毕,他吻住了那香甜的小唇。

    忽然,他尝到了一股甜腥味。

    睁眼时,女孩脸上的光已经被鲜红的血液替代,包括他吻着的唇。

    他吓了一大跳想推开她,却发现自己动不了,只是紧紧地抱着倒在血泊中的她。

    下一秒,他站在了几米外,看着“自己”抱着那女孩失声痛哭,“他”不停地去吻女孩,“他”大声地喊着什么,他却听不见。

    周围的环境已经变成了大马路,鲜血不停地从女孩身体里流出来,不科学地染红了整条马路,画面渐渐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他像是在看一出陌生的戏,但心脏却很不规律地跳动起来,甚至有些痛。

    耳边充斥着那声甜甜的“少爷”,一直在重复,少爷……少爷……少爷……

    天空忽然变得扭曲,有一道光圈洒下来,陌生的女声不停地在重复着:活下来吧司靳棠,我回来,不是为了让你那么干脆地死掉的……我回来,不是为了让你那么干脆地死掉的……

    活下来吧司靳棠。

    活下来吧司靳棠!

    地狱在等着你!

    他所在的地方已经被鲜血浸透,慢慢地变成血河。

    地狱吗?那就来吧!

    他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踏进了那道光圈……

    ·

    司靳棠睁开眼。

    他还没来得及适应,就听到有人喊:“我的儿啊……你终于醒了!你要吓死我啊!”

    “靳棠醒了?”

    晏明达来得巧,一进病房就听到司夫人哭喊。

    他再一看,就看见女儿抱着双膝靠在沙发上,视线呆呆地落在前面病床。

    她看起来憔悴极了,晏明达心疼得不行,忙走过去。

    “宝啊,你这是一夜没睡啊。”

    昨晚她说什么也不肯回去,他实在是拿她没办法。

    听司阳说,昨晚还闹着要离婚呢,就她这样,哪里离得了?

    “我怎么了?”司靳棠的声音是哑的。

    “你怎么了……”司夫人仍然心有余悸,“你差点死了!不……你都死过一回了!”

    他们站在外面透过玻璃窗看得清清楚楚,中途司靳棠的心跳一度停了,看着心电图上的直线,司夫人差不多已经晕厥过去。

    要不是过一会儿又听到说救回来了,司夫人怕是也要进急救室了。

    司夫人抹抹眼泪,转身朝千寻喊着:“千寻啊,快过来,靳棠没事了!”

    千寻拖鞋都忘了穿,光着脚就走过去了,看得晏明达急得不得了。

    她怔怔地站在病床前,一双空洞的眼睛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他。

    司夫人把他们两人的手放在一起,感慨道:“你俩以后要好好的,别再吵架了,你们这吵一次架就闹成这样,是要我们父母的命啊!”

    “你活下来了啊。”

    “……”

    司靳棠看着眼前的人,陷入了疑惑。

    其他人似乎不在状态,没发现什么,但司靳棠刚刚醒过来,却觉得晏千寻的眼神好冷漠,这句话也是毫无温度可言。

    怎么回事……

    那个诡异的梦又是什么?那女孩是谁?他为什么会梦到她?

    她喊他少爷,难道是司家的人?

    最后那道声音在梦里听着是陌生的,可回到现实后,他却忽然觉得,那分明是晏千寻的声音……

    “你……希望我死吗?”司靳棠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这么问。

    司夫人拍了下他的手臂:“胡说什么呢!千寻也守了你一晚上,一夜都没合眼,混小子有没有良心!”

    千寻忽然冲他笑了一下。

    司靳棠觉得,那笑容是甜美的,可好像也代替了一个回答,她仿佛在答他:你猜?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少夫人每天都在闹离婚无弹窗广告,少夫人每天都在闹离婚txt下载,少夫人每天都在闹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