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麓源城前

作者:棠鸿羽 | 发布时间:2021-03-06 00:05 |字数:3406

    麓源城。

    药王谷。

    李梦舟在长亭下赏着雪。

    他其实没有赏雪的心情,但在修养期间,除了每日里被药王辰儒检查身体,便是喝药,然后在晚上睡觉时,便和叶桑榆‘打架’,当然,‘打架’这种事情不能常来,何况是他现在很虚的时候。

    而剩下的时间里,他除了赏雪,也的确没别的事情做,但凡他动用灵元,叶桑榆肯定会第一时间跑过来。

    但今日稍有不同,他的身体状况好了许多,也能简单催动点灵元,再赏雪,便不是简单的赏雪,而是在雪中赏剑。

    纯净的剑意在白雪里生出,就像清风随雪花轻舞,但紧跟着便有另一道比较混乱的剑意出现,瞬间便搅碎了雪花。

    第三道剑意出现。

    略显张扬。

    飘舞地雪花凝聚,三把冰雪形成的晶莹剔透的剑,在药王谷里穿梭,那一声声剑鸣清脆,传递在药王谷里每个人耳中。

    海棠山主聆听着三道不同的剑鸣,望着高空疾掠的三把剑,轻轻蹙着眉头,“李道陵的剑,薛忘忧的剑,七先生自己的剑,两把属于五境之上,一把属于五境,若最终变成一把,便该是剑仙之下最强的剑。”

    李道陵也是破开五境壁垒的存在,虽然他在破境的过程中便陨落,但他的剑确实已经臻至五境之上,事实上,李道陵和薛忘忧仅在世间留下剑意,剑意虽然依旧极其强大,可现在握剑的人资格不够,两道剑意就不能叠加,但只要李梦舟能将三把剑融成一把,就算不能直接冲开五境壁垒,也有极大可能站立在五境巅峰。

    那毕竟是两位剑仙大物级别的剑意。

    领悟剑意跟直接把剑意变成自己的,当然也有本质的区别,前者是从剑仙的剑意里感悟剑道,从而突破自身,而后者则是直接吞噬剑意,其难度自然很大,但强行吞噬和被赠予又有不同,这是薛忘忧给李梦舟留下的大机缘。

    那是要被世人羡慕嫉妒恨的。

    剑门留下的瑰宝其实有很多,但当世有很多都被弄丢了,如果有一位剑修能够把黄金时期三十三位剑仙留下的剑意都给吞噬掉,那毫无疑问,朝夕间便可天下无敌。

    但那种事情是不敢去想象的,赠予和强行吞噬的意义不同,前者虽然要彻底融合也有难度,但起码不会有太大危险,而后者稍有不慎就万劫不复,因剑意的意不同,又非自愿,强行吞噬的后果便是被反噬。

    虽剑仙级别的本命剑有灵性,可再自行择主,但那种好运气又怎能轻易碰到。

    尽管薛忘忧和李道陵的剑意完全不能和黄金时期的三十三位剑仙相提并论,可一位是当世剑仙,一位也是半个身子跨入玄命的存在,又是把剑赠予给李梦舟,那便已经是天大的好运了。

    药王辰儒正在默默捣着药,他能清楚感受到三股剑意碰撞时带来的压迫,整个药王谷都在震颤着,甚至这股震颤感渐渐传递到了麓源城里,引来诸多修士的震惊和普通百姓的慌乱。

    虽是药王,但他也只是知神上境的修士,因在药师一系登峰造极,他倒也有手段能够抗衡知神境巅峰修士,可自身境界毕竟摆在那里,三股剑意带来的压迫让他有些抗不住,不得已停止了捣药,连忙催动灵元压制。

    “七先生若真能得到薛院长的

    剑意,或许正如山主所言,他将力压世间年轻一辈,够资格跟他打一打的也就只剩苏别离那般人物了。”

    其实这番话倒也非绝对,毕竟除了自身境界外,诸多感悟神通也能起到极大的作用,例如雪夜太子的《太玄》,拼实力或许拼不过,但有《太玄》傍身,就算李梦舟真能站在世间年轻一辈的巅峰,也很难轻易做到力压。

    但抛开这些,药王辰儒的话倒也没错。

    原本跨入五境,就算修行资质再高,想要继续破境也都会变得很慢,可比较幸运的是,世间诸国里许多年轻修士入千海一观,又遭遇天地气运复苏,真正的妖孽全都破境神速,且李梦舟身上多种机缘加身,又有薛忘忧破入剑仙,临死赠剑,若依旧停滞不前,才是真的说不过去。

    自天地气运复苏的征兆开始,原本的固有认知,都会随之发生改变,所有人都该要适应,否则注定要被天地自然淘汰。

    有惊雷般的恐怖轰鸣响彻在药王谷。

    三股剑意狠狠撞击在一起。

    长亭下的李梦舟,神情不变,他注视着从双脚下开始向上蔓延的丝丝剑意,一股灼烧感瞬间传递全身,以他为中心,方圆数千米的白雪被高温融化,咔咔地脆响在他气海里爆起,奔涌地江河渐渐汇聚成海,虽只有一瞬间海浪便重新消退成河,但他的气海之广阔,却由此扩大了数倍。

    他已破境。

    但却只破了一个小境。

    他对此稍有些失望,但也仅仅是有些失望而已。

    不管老师薛忘忧和李道陵的剑意有多强,那都本不是属于他的东西,若非是被赠予,其实他根本就没能力吞噬掉这两股剑意,下场只会是被剑意撕碎,而就算是被赠予,他也依旧做不到彻底吞噬两股剑意,很多都被浪费掉,消散于天地间。

    他自身是容器,而两股剑意便是水,且是成海的水,容器盛不下那么多,自然只能舍弃,他的气海虽因此扩张了数倍之广,他甚至第二次看见一片海,却也只是昙花一现。

    他还有《蚕灭卷》的第三篇章等待开启,还有剑仙之路要走,倒也没有因此失望透顶,那是老师留给他的东西,就算不能破境,他也需得感恩,何况是破了一个小境。

    他在长亭下望着琅琊城的方向,双膝跪地,磕了一个头。

    再抬眸时,沿着左侧山路,药王辰儒和海棠山主缓缓行来。

    “你的伤势不出几日便可痊愈,而在回都城之前,你得去解决一件事情。”

    李梦舟轻轻皱起眉头。

    ......

    转眼便是三日,麓源城前直通药王谷的道路上聚集着数以百计的修行者。

    离宫剑院的七先生在麓源城药王谷养伤的事情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但有海棠山主震慑,叶桑榆又每日出谷拔剑,让得聚集在麓源城里或者赶过来的三境、四境修士根本入不了谷,可在三日前,麓源城里的修士感知到药王谷里那股强大的剑意时,他们便明白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

    依旧等待三日的时间,除了有叶桑榆带领着数十众的军部甲士和离宫剑院弟子拦路外,他们也有等待外援的目的,有两位在地方小有名气的五境大修士,在今日抵达了麓源城。

    他们信心满满,聚在麓源城外,准备入谷。

    三日前虽有强大剑意传递到麓源城,但其实没有人清楚离宫剑院的七先生在破境,若非破大境,寻常破境都不会造成什么大动静,对于三境和四境里的修士而言,只要是属于五境大修士的气息,其实都是异常恐怖的,他们也根本感知不出更具体的事情。

    世人皆知,离宫剑院的七先生入了五境,在他们想来,数以百计的修士再加上两位同样是五境的大修士,只要能攻入谷去,要杀七先生便并非没可能,海棠山主的震慑也只是震慑,从这段时间里,他们也能清楚,海棠山主不会对他们下杀手,唯一麻烦的也就只是叶桑榆而已。

    他们浩浩荡荡刚刚聚集在麓源城前,便忽有大雪急骤而至。

    洋洋洒洒,瞬间席卷了麓源城。

    修士们皆是骂骂咧咧,伸手遮挡飞雪似征骑呼啸而下的突袭。

    但唯有那两位五境里的修士神情凝重,他们察觉到骤雪带来的问题。

    世间除了每座五境山门里至少有一位跨入五境的大修士外,其实山野里也有五境修士出没,只是他们沦落山野的原因各不相同,想要纯粹在山野里混迹,缺少神通修行资源,是不可能跨入五境的。

    世间修行山门那么多,总有覆灭的山门,便也总有活下来的,就会存在选择游野山河的修士,但除了像孤山客那般的人物,五境游野修士,都注定这辈子只能待在下境,很难再进一步,除非在沦落山野时,本就已经是知神上境的大修士,可那种存在是相当之少的。

    且五境修士在世间又相当尊贵,若非走投去路,便是甘愿选择落入山野,只要不是到处树敌,天地山河容不下,五境里的修士都很难走投无路,所以存在山野里的五境修士,多数都是心甘情愿,不想再跟修行山门打交道。

    不管这两位五境修士到底是出自某座或两座修行山门,还是混迹山野,他们都俨然同样打着诛灭山外恶徒,为天下伸张正义的旗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一世剑仙无弹窗广告,一世剑仙txt下载,一世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