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醒浮生 第七章 杀出个光明大道

作者:棠鸿羽 | 发布时间:2019-11-01 03:01 |字数:3369

    朝阳初升的时候,树宁镇被金黄色覆盖,居民们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忙碌。

    其实也没什么好忙的,树宁镇里也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无非是为了粮食和生活而奔波。

    姜国西北端几乎是贫民窟一样的存在,而且土质也存在一些问题,很难种出粮食,但有些地方是不同的,在秋收的季节,丰厚的粮食是方圆数百里都需要争抢的,不论是以物换物,还是拿银子购买,主要是宜早不宜迟,否则连口屎都吃不上热乎的。

    而且附近的马匪也都把目标放在粮食上,时常遭遇抢粮的麻烦,闹出人命也都是常有的事情。

    屯粮便成了各个小镇和村落必须要规划的事情,否则一个意外的出现,便可能没饭吃,到了冬天,饿死冻死的人便会增多。

    王大娘作为树宁镇的首富,自然屯着一些粮食,但也只能勉强度过这个冬天,尤其王大娘心善,还会接济邻居,所以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季也是未知数。

    李梦舟照往常一样,在王大娘店里吃了三碗豆腐花,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嗝。

    王大娘身着粗布长裙,身材稍微有些臃肿,但不明显,与其他同龄的妇人相比,王大娘的身材绝对算是完美了,毕竟是有王盼儿这么大的孩子,能够把身材保持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李梦舟在树宁镇三年,除了老者给他提供住所外,树宁镇居民尤其是王大娘对他的恩情更重。

    他想着自己很快就要离开,是不是应该帮助树宁镇彻底摆脱马匪的威胁。

    王大娘提着一小壶烧酒放在李梦舟面前,这也是李梦舟每次来吃豆腐花必备的,王大娘已经习惯每天给他准备一壶烧酒。

    虽然她并不同意李梦舟小小年纪,就这般嗜酒。

    但不是有句话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嘛,哪怕嘴里唠唠叨叨,这一小壶烧酒还是会进了李梦舟的嘴巴。

    “你家里那老头儿也不爱喝酒,怎么你就偏偏这么喜欢喝酒,究竟是跟谁学得,酒喝多了可是很伤身体的。”

    店里不太忙,王大娘便顺势坐在李梦舟的对面,颇为嗔怪的看着他。

    李梦舟考虑着马匪和老者的事情,随口答道:“酒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有时候却也是良药,并非喜欢而只是习惯,而且我酒量很好,不会喝醉的。”

    喝酒总归不是什么好习惯,但王大娘也拿李梦舟没有办法。

    这时王盼儿这小富婆下得楼梯,伸着懒腰打着哈欠,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还没有发现坐在店里的李梦舟。

    这店里有二楼,但其实只是阁楼,空间并不大,但在整个树宁镇,这样的建筑已经了不得了。

    揉着眼睛的王盼儿余光瞄到了李梦舟,顿时便俏脸通红,似乎是因为这种状态和睡懒觉的事情被李梦舟看到,而觉得很害羞。

    但实际上李梦舟并没有看到王盼儿。

    王盼儿还小跑过来,咕哝着解释道:“昨天忙的太晚,所以有些累,才起得这么晚,我平时可是起得很早的。”

    李梦舟转头看向王盼儿,说道:“还在长身体,是应该要多睡觉,不用那么累。”

    这是很正常的关心,但听在王盼儿耳朵里,便上升了很多个层次,小脸羞红,心里感觉甜滋滋的。

    王大娘看着这一幕,眼睛也弯成了月牙状,似乎感到十分欣慰。

    李梦舟不知道这母女俩都在想什么,他稍微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打算离开树宁镇了。”

    王盼儿面色微变,羞涩的俏颜也在极短时间内微微泛白。

    王大娘也对李梦舟突如其来的话感到惊讶,连忙问道:“你离开树宁镇要去哪里?”

    李梦舟也没有隐瞒,颇有些向往的说道:“我要去姜国的帝都,琅琊城。”

    姜国都城当然是所有男儿都向往的地方,那是姜国的中心,是可以一展抱负的宏图圣地。

    如果说树宁镇是地狱,那么琅琊城便是天堂。

    有才华的人想要谋一个出路,都城必然是首选。

    好男儿志在四方,去都城当然不是坏事,王大娘以为李梦舟有想要当官儿的想法,这自然是很远大的志向。

    但入朝堂哪那么容易,多少念书人十年苦寒也不见得成功,更何况李梦舟还没有念过多少书。

    可王大娘又哪里知道李梦舟真正的想法。

    他去都城不是为了一展抱负,也不是为了当官儿,更不是为了出人头地,只是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而这件事情,只能在都城才能完成。

    都城是他人生道路的起点,八年来只是为起跑的那一刹那所做的磨砺准备,如今,他已经准备好了,便到了该要启程的时候。

    当然,这些事情他没有办法告诉王大娘,否则的话,他可能无法走出树宁镇,如亲生母亲般关心他的王大娘,绝对不会愿意让他涉险。

    因为他很可能在起跑的那一瞬间就会夭折。

    八年来的隐忍和所遭遇的屈辱黑暗,只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不论前方有多少荆棘在等待着他,他必一人一剑,杀出个光明大道。

    ......

    树宁镇向南三十里有一处断谷,这里荒无人烟,连一根杂草都无法生存,就像是被道天抛弃的地方。

    有一黑衣少年端坐断谷,顶尖与地面相距数百米之高,对于江湖上的武夫而言,这点高度并不算什么,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有些危险了。

    武道十品主要有炼体、炼血、炼神三个阶段,一至四品炼体,五至九品炼血,十品武道宗师便是炼神。

    每一个阶段都有分水岭,尤其是九品达十品更是江湖武夫最高的瓶颈,也是武道尽头。气劲转为罡气,体魄强横至极,拳裂城墙,身轻如燕也不过寻常,对于刚刚观想到天地灵气乃至受到天照洗礼的初境修行者而言,一旦被武道宗师近身,便必死无疑。

    武道宗师远高于初境观想阶段的修行者,基本上与开通气海后的天照阶段修士处于同一层面,甚至还要略强一筹。只有那凤毛麟角般的武道巅峰强者才能肆意斩杀天照观想境的修士,但面对修行中第二境的修士,便很难说了。

    李梦舟是九品武夫的阶段,不论老者有什么阴谋,但那两年的药浴,的确让他拥有了堪比武道宗师甚至更强的体魄,但因气劲未曾转化罡气,才会与那道观里的天照境修士一战而身受重伤。

    树宁镇的马匪和有着三年岁月相处的老者并非是李梦舟的首要目标,如果不能晋入武道宗师境界,他连那些马匪也打不过。

    树宁镇方圆的马匪有数百之众,单打独斗李梦舟或许不惧任何人,但以他目前的实力,跟马匪对上也只是死路一条。

    这也是为何李梦舟始终没有主动跟马匪起冲突的主要原因。

    就是因为实力不足。

    就算能够成功暗杀掉马匪首领,但余下的乌合之众没有了制衡,反而会更麻烦。

    要做自然要做到最好,如果不行,便只能低调隐忍。

    纵使李梦舟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但有时候却又不得不在现实的压力下妥协。

    如今已经打算要离开树宁镇,那么李梦舟有责任为树宁镇的百姓做些什么。

    铲除马匪是必然的。

    又加得知老者的阴谋,若想自救,晋入武道宗师境界便是唯一的选择。

    但武道宗师境界很难突破,除了突破自身的极限外,在精神上也要突破。

    偌大个姜国,江湖之中武道宗师级别的高手,不说凤毛麟角,却也是不足百位。

    像李梦舟这般年纪便妄想突破武道宗师境界,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痴人说梦的一件事。

    历代最年轻的武道宗师强者,至少也有三十几岁将近四十,而普遍的武道宗师强者,在突破的那一刻,都已经是年逾半百。

    十七岁的武道宗师,已经不是可不可能,而是根本不应该存在。

    或许在武道上有极高天赋的少年,短短十几年的时间便能修到九品武夫的阶段,但若想再往前一步,可能就要花费好些个十几年。

    李梦舟同样深知这一点,但他并不在意。

    因为他想,所以他会做到。

    他不仅要成为最年轻的武道宗师强者,更要成为修行者,修行才是他所追求的事情。

    眼界的不同,所想自然也不同。

    因为敢想才会敢做,无论那想法在目前看来有多么不切实际,但如果连想都不敢想,那就将注定失败。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一世剑仙无弹窗广告,一世剑仙txt下载,一世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