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出路

作者:想吃青团子 | 发布时间:2019-08-14 05:00 |字数:3777

    “那你准备如何还这银子呢?你有多少积蓄我大概心中也是有谱,就算我再借你个六七两银子那也是还不上的。难不成你要去找你阿娘?”张家三婶思虑半响开口问道。

    陆云雀摆摆手,“我阿娘那里估计是拿不出这么多银子的。而且这两年那家的生意也不好做。我若再去向我阿娘要这些银钱,只怕那家会对我阿娘心生不满。”说罢陆云雀轻轻的抚着茶碗苦笑着说道:“实在不行的话就卖了这宅子,我必须得把我阿爷的名声保下来。”

    张家三婶儿听罢皱了皱眉,轻轻拍打了一下陆云雀的手“傻丫头想什么呢,哪里到了卖房的地步了,这路都是人走出来的,再难的境遇多想想办法总能解决。”

    陆云雀低头笑笑没接话。

    张家三婶儿看着陆云雀这样子更是心疼了几分。可自己能帮的最多也就七八两银钱,再多的自己也拿不出来了。

    忽然间张家三婶儿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抬头正准备与陆云雀说,却又突然卡住了,脸上尽是犹豫的神色。

    陆云雀留意到张家三婶的不对劲,问道:“张三婶儿可是想到了什么?”

    张家三婶儿看了看陆云雀有些犹豫地说道:“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挣快钱的活计,不过却不是那么光彩。你放心,不是什么不正经的营生,若是做好了,挣个十几两银子是不成问题的,只是这做的不好的话只怕你以后在庄宅牙子这行便做不下去了。”说罢抬头瞧了瞧陆云雀。

    陆云雀本听见张家三婶说不光彩的时候便准备拒绝了,但听见说可以得十几两银子便又有些犹豫了。

    涂二狗今日虽然走了,但自己也是承认了那票据,那泼皮以后肯定要隔三差五地来,要是闹得人尽皆知只怕阿爷生前的名声就再也保不住了,阿娘那边也会因此丢脸。这几年那家人的二哥二嫂本就不喜欢阿娘,这么一闹,不知道阿娘又要受什么委屈。

    如此一想陆云雀只得叹了一口气,示意张家三婶继续说。

    张家三婶见状连忙说道:“你还记得之前刘家娘子那档子事情吗?”

    “是之前刘家娘子恶意欺瞒胡商房产价格,最后闹得颜面尽失还险些被报官的事情吗?”陆云雀有些不解,张家三婶儿为何突然提起此事?

    几日前安乐坊的刘家娘子给一队胡商介绍了一座位于泰安坊的大宅子。

    那宅子的原主人原本报价六十八两银子,这刘家娘子给胡商的报价却是七十九两银子,中间相差了整整十一两银子!

    刘家娘子生得一张巧嘴,将两方糊弄得服服帖帖。原本胡商和宅子主人谁都没发现中间这差价,县衙官牙那里刘家娘子也早就打点好了,就等着去签字据了。

    只是有一次那队胡商中的一人去酒肆里喝酒巧遇了这宅子主人手下的一个近侍,两人偏偏好巧不巧的坐在了一桌,谈论间便互相认出了对方。

    那胡商随口说了一句你家老爷这宅子要价真高,都能在域外买几百头羊了。那近侍连忙回应说不高,这价格算是公道的。

    两人言谈之间突然就发现两人所知的报价与买价并不一样,瞬间酒便醒了。两人为了防止误会还细细的核对了一番,这一核对了便知道是这中间的庄宅牙人捣鬼,一时间大为恼怒,连忙起身回去上报了。

    后来胡商和宅子主人一起去刘家娘子家讨说法,一群人浩浩荡荡差点没把刘家娘子吓死,这刘家老婆子好说歹说并各自赔了罪送了礼这才没闹到县衙,只是那之后这刘家娘子便再也没办法在庄宅牙人这行混下去了。

    陆云雀不知张家三婶为何突然提起这件事,感到有些疑惑。

    张家三婶儿抬手给自己的茶碗续上茶,喝了一口继续说道:“要我说这刘家娘子也是个有本事的,不过就是运气差点儿,没办法。”

    陆云雀一时无言。张家三婶这句话说的对也不对,虽说这年头要做些谋利的事情总是要冒些险的,但刘家娘子做这事情也的确是不道义。庄宅牙子虽然有些时候是要行一些哄骗之事的,但这行算对信誉要求比较高的,你不讲诚信谁都不会放心把房子交给你去卖,这庄宅牙子手上一旦没有房子那便是断了门道了。

    张三婶见陆云雀脸上没有露出不快的表情便继续说道:“你三婶儿我这里也有一桩这样的买卖。不过比起那刘家娘子,我这桩买卖可比她那个来的要稳妥。云雀,你知道什么叫独家牙子吗?”

    “独家牙子?我听其他婶婶说过但自己确实是没有见过的。”陆云雀听见独家牙子这称呼有些惊讶,突然想起之前那些婶婶们给自己说过的话。

    做庄宅牙子这一行是需要到处奔波搭线的,谁家有要出售的房屋,哪些人家要买新房这些人都了解得清清楚楚的。

    一般来说一家房会有好几个庄宅牙子看着,有中意的买家就会立即联系上,如果好几位牙子都有买家那就看主人家愿意和哪一位牙子合作。

    独家牙子显得就比较特殊了。

    简而言之就是一家宅院的主人准备出售自己的房宅,然后只和一位固定的庄宅牙子合作,其他牙子没有任何机会。而这位牙子就被称为独家牙子,全权代理买卖事务。

    但这种事情一般较少,毕竟一般来说屋宅主人都想自己的宅子能卖个高价,若是只交给一位宅庄牙子处理的话,这价格高低可就全凭这宅庄牙子的心情了。

    因此一般来说,能成为一位庄宅主人的独家牙子的人和这家一定是关系不浅的,大多都是相连亲戚。

    “张三婶,难道……”陆云雀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惊讶地望着张家三婶儿。

    张家三婶儿吹了吹茶碗上的泡沫叶子,露出了得意的神情,“没错,我手上就有一座宅院的独家权。那宅院还不小,是一个三进三出的大宅子,就算是打破了底价来卖也得过百两。那原本是一位官家老爷修来养老用的,不过这老爷后来升迁到了雍州,看样子也不再打算回来了,便差他家家仆把这房子卖了,我家郎君又与那家仆交好,那官家老爷不在乎这宅子能不能卖个高价,只收得回一百二十两本钱便可。我与那仆从商议过,若他把这宅子出售的事宜全权交给我,我可在卖出后给他二十五两的回扣,其余的多的银钱便是我自己的。”

    张家三婶儿放下茶碗握住陆云雀的手说道:“你三婶儿我是真的喜欢你这小娘子,早年间我掉过一个孩子,那孩子若是还在便和你差不多大小,你阿爷在世也帮扶过我家许多,我是个没什么大财的人,也帮不了你许多,这宅子我便交给你去卖,张婶我也不要什么回扣,底价一百四十五两银子,多卖出的便是你的。你若是不愿意也没事,毕竟这也算是违反行规,咱们再想想其他办法,总能把钱凑出来。”说罢收回手抹了抹眼角,不再说话。

    陆云雀听到张三婶说把这房子交给自己卖时瞬时间便红了眼眶。

    这独家代理权可是多少庄宅牙子求都求不来的,更何况是这么大一个宅子。任谁来看陆云雀都是捡了个天大的便宜,张婶儿却还担心自己迈不过心里那道坎儿,仿佛给她这东西还有过错一般。

    陆云雀一时不知自己还能再说什么。起身跪在张婶儿跟前磕了个响头。“张婶,我陆云雀承蒙您的照顾才在这永修县混了个名头,今日您又帮我这个大忙,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张家三婶儿连忙起身把陆云雀扶了起来。“你这孩子何必与我这般见外,快些起来别磕碰到哪儿了。”

    陆云雀被扶了起来后觉得自己满脸泪痕的样子有些丢脸,便将脸上的泪花抹去,只是这手刚刚伏过地,一抹脸上便多了几道灰痕。

    张家三婶儿拉着陆云雀坐了下来,从怀里拿出了一条帕子仔细的给她擦了擦脸,待路云雀平静下来以后,便开始细细的与她说着这宅子的情况。

    两人这一说不知不觉便过了半个时辰。

    张家三婶儿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笑道:“这天色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再不回去只怕这坊门便要关了。”说罢起身抖了抖衣裙便向门外走去。

    陆云雀本想留张三婶在她家用过饭再走,但看着天色确实也晚了,万一坊门关了也麻烦,便也没多说什么挽留的话,跟着起身相随将张三婶送到了巷子口。

    送完张三婶儿陆云雀回到家便关了自家的门,也不急着做饭,脑子里还是在仔细的想着刚刚张三婶说的那些话。

    那宅子的确是好,但也正是因为它好陆云雀才有些愁。这卖房子有两样房子不好卖,最好的和最坏的,最坏的是因为人家瞧不上卖不出去,这最好的就是因为即使人家瞧上了也买不回去。

    陆云雀刚刚从张婶那里得知,这宅子在月明坊的东南边。

    这月明坊是出了名的文人坊巷,里面住的大多都是一些有钱又有才气的人。周围算得上是依山傍水,是个有着好景致的地方。

    不过这如今的世道最有钱的往往不是些什么文人才子,那些经商的商人和高官才是最有钱的,也只有他们才能一口气买下这一百多两银子的宅子。

    但永修县这个小地方哪里有什么高官,而商人大多有财无才,也不乐意和那些文人酸儒住在一起。

    自己这边的底价最低一百四十五两银子,再加上还要吃的回扣,这宅子至少得卖到一百六十五两银子。别说永修县,就是茂州城内能一口气拿出这么多银子的人也不多见。

    这样想想这宅子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卖的出去的。

    陆云雀甩了甩头,决定先不想这事情了。今日这么一闹也没心情再做饭,便把自己收拾收拾就上铺去睡觉了,先好好休息才有力气去解决事情。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庄牙奋斗史无弹窗广告,庄牙奋斗史txt下载,庄牙奋斗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