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负债

作者:想吃青团子 | 发布时间:2019-08-14 05:00 |字数:3993

    永修县本是位于茂州东南边陲的一个小地方,但天和三年圣人颁布了准许西南夷狄与天朝通商的特昭令后,由于正好位于通商路径的交汇口上,永修县也凭此从一个贫困落后的小山区一跃成为重要的通商中转站。

    其中来来往往交易的人一天之内不下千数,有卖货的胡商也有买货的汉人。城内居住的人口也从原来的几百人迅速发展到上万人,其繁荣程度直逼茂州城。

    这人多的地方房子也就多,再加上通商的人大多是四地流走不会久居,这永修县的房产买卖也成为了当地税收的主要来源之一,庄宅牙子这一行当也在永修县兴盛了起来。

    “陆云雀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家不开门我就不知道你在家。你今天要是不把这钱给还了,信不信爷爷我半夜放一把火把你家给烧了。”永修县永安坊一条小巷内,一满脸横肉的粗衣汉子站在一扇破旧木门前叫嚣着。

    巷子颇窄,大汉的声音又大,一旁的街坊邻居大多都探出了头,对着是汉子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但却没有人敢上前去制止。

    那汉子喊了半天也没见到屋里有什么动静,周围的人又聒噪得很,加上临近饭点自己喊了半天肚子早已经饿了,一时间更加恼怒了起来,作势要拿脚去蹬开那小破门。

    正当汉子的脚要落在那小破门上的时候,一根木棍从远处直直地飞了过来,眼见就要打在汉子的脚上。汉子一惊,连忙往后退了两步。

    “涂二狗,你今日要是把我家门蹬坏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十步开外站着个干净利落的女子,她身穿浅蓝麻布短衫,袖口用褐色的布条绑得紧紧的,一头黑亮的头发用一根没什么制式花样的木簪子束着,正冷静地看着大汉。

    涂二狗听见那满是杀气的话,下意识的又往后退了两步。转念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张泛黄的纸抖落开来。

    仰起头得意地说道:“陆云雀你别想唬我,我今天来可不是跟你打架的。喏,白纸黑字清清楚楚,你阿爷可是欠我家二十两银子。今天我是来找你要账的。怎么的你还想欠钱不还殴打债主?”说罢还炫耀似地把字据向周围扬了扬。

    “涂家二狗,这字据到底是正当来的还是不正当来的你心里面不清楚吗?云雀的阿爷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你今日才拿着一张他生前立下的字据来讨债,这可真有意思。”陆云雀身后一身穿浅褐色短衣的矮胖妇人嫌弃的看着涂二狗,嘲讽的说着。

    涂二狗闻言也讥笑一声,指责自己手上的字据大声说道:“张家三婶儿,你可不要说些污蔑我的话。这字据上可是写的清清楚楚,陆云雀她阿爷于天宝七年借了我阿爷二十两银子。这上面还有他的印鉴,难不成还想耍赖?”

    “诶呀!这印鉴好像真的是陆家老爹的诶。”“这陆老爹也是,人都走了还给自家闺女留着债务,这不是给女儿添堵吗?”……周围有眼尖的人看清了字据上的印鉴,又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陆云雀一声不响地朝涂二狗走去。涂二狗见状以为陆云雀想要来抢这字据,连忙又后退几步将字据揣进了怀里。陆云雀却并不理会他,只是将刚刚扔过来的木棍捡了起来,抬头看了看离自己不远的涂二狗。

    涂二狗被这一眼看的有些心慌。有些心虚的说道:“你...你别以为你手上有东西我就..就怕你了。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敢当街行凶不成。”说罢还向巷口看了看,只盼有个巡逻的警卫能瞧见这边的动静过来看一看。

    这陆云雀一向路子野,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自己还真怕她当场失了智将自己暴打一顿。

    “若这真是我阿爷立下的字据,我阿爷欠下的钱我自会还你。只是我一时凑不出这么多的银子,还望你能多给我些时日来凑足银子。”陆云雀看着一脸心虚的涂二狗,淡定的说道。

    涂二狗见陆云雀嘴上虽然说着商量的话,但脸上却没有一点儿商量的样子,心里有些气恼。

    不过他今日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让陆云雀认下这字据,既然陆云雀已经认下那还愁拿不到这银子吗。

    涂二狗想罢也不再和陆云雀多作争执,摆出了一幅得意的嘴脸。大摇大摆地向巷外走去。

    只是路过张三婶身边的时候故意停顿了一下,用不知哪里捡来的细棍掏了掏一口黄牙。

    “呸”,涂二狗装模作样地吐了一口。“张三婶,这陆云雀可是已经认下了这字据。您年纪大了,一天天的就别到处瞎出头了。好好带人看房子去吧。”

    张家三婶儿闻言气得脸都红了,抬手就揪住住涂二狗的耳朵往下扯,“你爹都是和我一个班辈的。你这个臭小子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看我不教训教训你。”

    涂二狗被揪住耳朵一时间吱吱嗷嗷的叫了起来。“张婶,张婶松手,我错了错了。”张婶见涂二狗认错也没有过多的为难他。一松手涂二狗便头也不回的跑到了巷子外。

    看着涂二狗仓皇走掉的背影,张家三婶儿冷笑一声。

    “散了,散了,都散了。还不回家做饭,都在这杵着干什么?”张三婶儿挥手驱散了围观的人,再转头的时候陆云雀已经把自家的门打开了,正抬头有些抱歉地看着张三婶说:“今日事情多本就累,回家了还劳烦张婶帮着理了我家这烂摊子,张婶不嫌弃就进来坐坐吧,我沏壶燕茶给张婶消消气。”

    张家三婶儿叹一口气,也就跟着陆云雀进了屋子。

    “要我说那涂二狗就是个泼皮,那张字据谁知道怎么来的。你爹都过世这么长时间了这泼皮才拿出字据找上门来,要我说那字据八成是那涂二狗伪造的。”张家三婶儿一边走一边念叨。

    “张三婶别气,先来坐下。”陆云雀将三婶带到堂前坐下。

    “你也是大意,刚刚认了那字据干什么?赶明儿我去给你张叔说一声,叫他带上几个衙役兄弟好好教训教训那泼皮,看他还敢不敢做这些敲诈之事。”张三婶儿坐在堂前接过陆云雀递过来的茶有些愤愤的说道。

    “那字据是真的”陆云雀坐在张三婶旁边苦笑着说道。

    “什么?真的!”张家三婶儿一时间倒抽一口凉气。

    “云雀,这可不能乱说!二十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咱们做的都是跑腿子嘴皮子活,一年辛苦下来不吃不喝也左右不过七八两银子。这二十两银子你怕是还三年都还不清!”张家三婶儿放下茶杯严肃地说道。

    “我阿爷虽然走得早,但他的印鉴我却也是认得出的。”陆云雀叹了一口气。“早年我阿爷不慎磕坏了印鉴的一个角落,之前那涂二狗私下也找过我,我仔细看过那张字据,的确是我阿爷的无疑。只是当时我没搭理他,没想到今日他竟来我家门前闹了。”陆云雀摸了摸额头,感到有些头疼。

    “这……”张家三婶儿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陆云雀端起一杯茶一饮而尽,抬起头坚定地说道:“我阿爷的帐我一定会还的,我不能让他人走了还落个无赖的名声。”

    张家三婶儿看着陆云雀一脸苦涩却又坚定的神情,对这小娘子是又气又疼惜。

    陆家原本也算是本地一户不错的人家,陆家老爹本叫陆起,是位教书先生,待人谦逊又有礼,深得周围人的敬重。

    陆云雀她娘也是一家李姓小地主家的富养小姐,名叫李如月。后家里不慎落了难,家里头那些个亲人仆从死的死逃的逃,只留着这一个小姐艰难地靠着缝补浆洗讨些银钱勉力生活。

    这陆起本就是个心善的,也时常帮着李如月做些家中的琐碎事,一来二去的两人也就看上眼了。两人成亲后也算和睦,不过一年就生下了陆云雀。

    不过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陆家老爹在陆云雀七岁的时候不慎染了病,拖了不过三个月就走了。

    陆云雀她阿娘生的貌美,人又贤惠,很快就又有一户不错的人家托了媒婆来说亲。

    这世道女人讨生活本就不易,再加上有一个未长大的小孩子,自陆起去世后娘俩的生活过得一天不如一天,眼见的都活不下去了。

    那媒婆走后陆云雀她阿娘想了整整一天一夜,最后下定决心不能让孩子跟着自己饿死,第二天托人带了口信答应了这门亲事。

    陆云雀这孩子是个懂事的,知道她阿娘不易,也知道阿娘改嫁自己算是个累赘,便跟她阿娘说自己就不和她一起去那户人家过日子了,只求阿娘每月送些吃食就好了。李如月哪里肯这样,自己本就是为了陆云雀才答应的这门亲事,怎么可能要她丢下陆云雀自己嫁过去。

    当晚陆云雀家的蜡烛燃了一整夜,娘俩谈了一整夜。也不知陆云雀怎么劝的,李如月最终是答应了陆云雀的提议。

    刚开始周围的人都觉得这母亲太过狠心,把一个九岁的小娃娃独自丢在家里。不是成心不给孩子活路吗?

    不过没想到的是陆云雀小小年纪却把家里整理的井井有条,一点儿也不像是没有大人的样子,倒比那些懒散妇人更厉害了些。

    逢年过节陆云雀也会去母亲改嫁的那家拜访,不过至多是一起吃顿饭,也不给人家添过多的麻烦,就这样长到了十六岁。

    陆云雀十五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着张家三婶儿学着做庄宅牙人的活儿,挣到了自己的第一笔银子后便再没要母亲每月送过来的吃食。

    不过短短一年,陆云雀便成为了这永修县里叫得上名号的庄宅牙人。

    再说这张家三婶儿虽是个平民户头,可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其夫婿在县衙当差,自己也算是永修县数一数二的庄宅牙人婆子。

    这婆子平日里傲气的很,唯独对这陆云雀青睐有加很是器重,其他人都说陆云雀是给了张家三婶儿什么好处。不然这张家三婶儿这么油滑世故的人,凭什么对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娘子这么好。

    每每听到那些人私底下谈论这些,张家三婶儿都不屑与他们搭话。自己是喜爱这孩子不假,不过却不是因为得了什么好处。

    陆云雀这个孩子是个有心性的。吃得了苦受得了累,待人待物也是很有礼的,自己在这庄宅买卖中混了这么多年,看过各色的人,陆云雀算是这其中最合自己心意的人之一了。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庄牙奋斗史无弹窗广告,庄牙奋斗史txt下载,庄牙奋斗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