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好戏开锣

作者:一条不愿翻身的鱼 | 发布时间:2019-07-23 23:51 |字数:3824

    “呦,这位公子眼生的很啊,第一次来我们群玉院吧,正好今天新来了几个姑娘,个个长得国色天香,要不要我给公子介绍介绍?”

    苏乐刚一进门,便有风姿绰约的老鸨迎了上来。

    那屁股,那胸,咕噜,苏乐吞了吞口水,嘴上说道:“好啊好啊……”

    “呸,好什么好,”想到来群玉院的正事儿,苏乐立马收起色相,一本正经地说道:“不用了,我来找人。”

    说完不再理会老鸨,一路上推开想要贴上来的女人,径自上楼去了。

    哼,当我苏乐是什么人,庸俗!

    上得楼来,苏乐蒙圈了,emmmm……该怎么找到曲洋呢?

    有了,苏乐眼珠一转,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于是接下来群玉院的客人和小姐们便看到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形色猥琐地趴在门边,听着里边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然后摇摇头,转身去下一间屋子,继续趴在门上偷听……

    苏乐可没心思管他们想什么,他的目的只是要找到曲洋,告诉他明天刘正风若是出现什么情况你不要迫不及待地跳出来插手,因为苏某人已经把嵩山派安排地明明白白了。

    苏乐一间间找过去,终于在一间屋子外发现了状况,这件屋子靠近角落,十分的不起眼,而且屋子内并没有那种声音传出,反而更像是有人在切切私语的样子……

    苏乐心中一喜,这间屋子很可能就是曲洋祖孙藏身的地方,他不动声色地靠近那间屋子,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

    苏乐没猜错,曲洋和曲非烟确实藏身在这间屋子。

    房屋内,只听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唉,也不知道那位小尼姑怎么样了,爷爷,你说她会不会有危险?”

    一道苍老的声音道:“不会,那小尼姑被掳走后,坐在咱们旁边一桌的和尚追了出去,看样子似乎与那小尼姑关系匪浅,况且……”

    那声音正要继续说,忽然画风一转,转而说道:“朋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相见。”

    什么?有人!屋内的曲非烟一惊,迅速做好防御姿态,同时手腕一掀,用被子将令狐冲盖住,戒备地看向门口。

    “呵呵,曲前辈果然厉害。”随着一声轻笑传来,只见一白衣少年推门而入,剑眉星目,脸上挂着温暖的笑容,好一个翩翩美少年!

    嗯,不笑不行,曲洋可是魔教长老,苏乐要是耷拉着个脸进来,万一被曲洋误以为是正道来围剿他,顺手赏苏乐一把黑血神针……

    于是苏乐在门外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挤出了一个自以为人畜无害的笑容,才推门进来。

    “呀!是你!”曲非烟一眼便认出苏乐就是在回雁楼抢走仪琳小尼姑的那个人。

    曲洋沉声道:“不知阁下何人,来此有何见教?”

    “呵呵,在下苏乐,冒昧来访,希望二位不要介意。”

    接着,苏乐看向曲非烟,道:

    “你就是苏乐!”曲非烟惊呼道。

    不怪曲非烟惊讶惊讶,实在是刚刚还和爷爷讨论关于苏乐的事,结果眨眼间,苏乐本人出现了。

    “非非姑娘认识我?”苏乐纳闷儿,我现在的知名度已经这么广了么?

    “非非也是你叫的?你把那个小尼姑怎么样了?”曲非烟质问道。

    这熊孩子!一点礼貌都不懂。

    苏乐嘴角一抽,看向曲非烟,道:“放心,那小尼姑没事,我没把她怎么样,不出意外的话她现在应该已经回到了她师父身边。”

    “你有这么好心?”曲非烟狐疑道。

    苏乐嘴角一抽,心道:你个小屁孩竟敢怀疑本大侠的人品……

    “非非你误会了,当时我是怕田伯光恼羞成怒,才将他引走的。”苏乐睁着眼睛说瞎话。

    曲洋从惊讶中回过神来,问道:“敢问阁下可是杀掉余沧海的那位苏乐苏少侠?”

    消息已经传到这了么,想想时间似乎也差不多哈……

    苏乐了然,他还纳闷儿曲洋二人怎么听到自己的名字这么大反应,感情是因为这个。

    苏乐微微颔首,道:“正是在下。”

    果然是他!曲洋和曲非烟二人相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与此同时,还有一丝疑惑。

    曲洋道:“不知苏小友此来何事?”

    苏乐思考了一下,道:“晚辈冒昧前来,是有一事想要请教前辈。”

    “哦?不知是何事需要老夫帮忙。”曲洋好奇道。

    他与苏乐素不相识,实在想不到苏乐有什么事情要问他。

    苏乐上前一步,道:“前辈明日可是要去参加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

    曲洋闻言一愣,他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呢,原来就这个。

    点点头,曲洋道:“不错,老夫确实有这个打算,呵呵,毕竟江湖上这么热闹的事情可不多见,不去看一眼实在可惜了。”

    话语中丝毫没有透露出他与刘正风认识的意思,似乎仅仅是想去看热闹而已。

    “不可,”苏乐连忙道:“嵩山派已经掌握了前辈与刘正风相识的证据,欲在明日发难,坐实其与魔教勾结之事,前辈若是现身,到时刘正风有口难辨,岂不危险?”

    “啊!那刘爷爷岂不是很危险?”曲非烟一声惊呼,神色焦急地看向曲洋。

    曲洋也是吃了一惊,不过他更惊讶的是苏乐如何知道自己和刘老弟认识的事。

    冷哼一声,曲洋道:“嵩山派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与刘老弟仅限于音乐上的相交,他从未向我说过五岳剑派的事情,我亦未向其说起过我圣教的机密。”

    苏乐苦笑一声,道:“前辈说的不错,嵩山派本来便是想借此机会立威,自然不会在乎事情的真相,只要知道刘正风与前辈认识就行了。”

    “不过前辈不用担心,此事晚辈以有了安排,明日只要前辈不公然现身便可保刘正风无忧。”

    “哦,不知小友准备如何做,若有需要老夫的地方,尽管开口。”

    你明天不帮倒忙就好了……

    “呵呵,此事明日必有分晓,前辈只需安心等待消息便好。”苏乐微微一笑,卖了个关子。

    曲洋眼睛微眯,似乎在思索苏乐的话是真是假,良久,曲洋睁开眼睛,道:“也罢,老夫就相信小友一次,希望真如小友所说,明日刘老弟能平安无事。”

    苏乐正色道:“前辈放心,定不会让前辈失望。”

    顿了顿,曲洋好奇道:“苏小友是如何知道老夫与刘正风相识的。”

    苏乐一笑,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嵩山派能查到的事,我自然也能查到。”苏乐小小地装了个逼。

    曲洋心中一凛,看来这位小兄弟的背景不简单啊……

    …………

    待苏乐离开后,曲非烟先是将被子掀开,露出里面昏迷的令狐冲,怕闷坏了他,然后对曲洋说道:“爷爷,这个人来的莫名奇妙,而且从他在回雁楼中的所作所为,不像什么好人,明天刘爷爷的金盆洗手大会怕不是针对我们的陷阱吧。”

    曲洋摇摇头,道:“刚刚他说话时我一直在观察他,发现其神色坦然,是陷阱的可能性不大,而且此人与我们无冤无仇,没必要亲自跑来只为提醒我们……”

    “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此处已经暴露,快收拾一下东西,带上令狐冲,我们马上离开。”

    曲非烟点了点头,轻车熟路的开始收拾东西,显然类似的事情没少经历。

    …………

    “小嘛小二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不怕太阳晒,不怕那风雨狂……”

    离开群玉院,苏乐走在街上,哼着小调,显然心情十分不错。

    等等,我是不是忘了什么?苏乐脚步一顿。

    “啪!”苏乐一拍脑门,“我靠,天这么晚了,我为什么不在那住一晚上,顺带做个大保健。”

    苏乐有些后悔,然而去回雁楼的路已经走了一半多了……

    最终,懒癌发作的苏乐还是决定去回雁楼睡,毕竟明天说不准有一场恶战,还是过几天再来吧,反正群玉院就在那,也跑不了……

    …………

    第二天,刘府一大早便张灯结彩,迎接四面八方前来祝贺的武林人士。

    只一上午的时间,刘府便陆陆续续的来了五六百号人,有丐帮的副帮主、六合门的老拳师、神女峰的铁姥姥等等。

    刘正风的弟子向大年和米为义站在门口迎接众人,笑得脸都僵了。

    苏乐也扮作一个慕名而来的江湖人士成功混入了刘府。

    他本来不用这样的,实在是被仪琳小尼姑坑了一把,现在估计整个正道都知道自己会吸星大法,是魔教的人了,就连他昨天从群玉院回去的时候都挑的小路,生怕被某些自诩为正道的武林人士认出来……

    倒不是苏乐怕了他们,而是苏乐有更重要的薅羊毛大事要做,没空理这些小鱼小虾。

    我好心救你,你却坑我,坏尼姑,这是苏乐此刻最想和仪琳说的话。

    待到午时,刘府开席,苏乐正好没吃早饭,吃的那叫一个开心,就连朝廷的人来封刘正风做参将的时候苏乐都没抬头。

    吃饱喝足,刘正风走出来,先是歌颂了自己的师父,然后说自己不能光大衡山派很是惭愧云云,最后说自己愧对恩师教导,决定金盆洗手。

    总之是做足了前戏,苏乐听的差点睡着了,心想,嵩山派的人怎么还没来?

    说曹操曹操到,正在刘正风准备将手深入水盆中时,外面传来了一声厉喝:“且住!”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武侠世界之唯我心经无弹窗广告,武侠世界之唯我心经txt下载,武侠世界之唯我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