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苏乐的第一缕羊毛

作者:一条不愿翻身的鱼 | 发布时间:2019-07-18 01:41 |字数:3941

    可惜的是,眼见计划即将成功,余沧海却中途变招,一掌震开了苏乐的手臂,重重地打在了他胸口。

    不过苏乐也不是毫无准备,他本来也没指望能这么轻易地弄死余沧海,眼见余沧海没上当,苏乐当机立断,启用了pla

    B。

    苏乐知道王夫人等人不可能是余沧海的对手,也没指望过他们,他要的不过是王夫人等人拖住余沧海一些时间而已。

    而苏乐则是利用这点时间调整自己的站位,使自己、辟邪剑谱、余沧海的位置尽量保持在一条直线上。

    在与余沧海交手时,苏乐控制好自己的速度,使二人交手的位置在辟邪剑谱旁边,因为苏乐知道余沧海击倒自己之后肯定第一时间去查看辟邪剑谱。

    而看到自己苦心积虑想要得到的辟邪剑谱就在脚下,余沧海很大概率会直接在原地直接翻看。

    这样就给了苏乐偷袭的机会,他相信,任何人看到辟邪剑谱的第一句话都不会无动于衷,只要余沧海露出一丁点的破绽,苏乐就会果断出手,用吸功大法吸干余沧海。

    而他在倒下前说的那句“可惜了”可以让余沧海下意识地以为刚刚的陷阱已经解除,从而进一步放松警惕。

    接下来果然如苏乐所料,余沧海误以为中了自己一记摧心掌的苏乐必死无疑,又被辟邪剑谱上的内容引得心神大震,被苏乐抓住了机会,成功吸干了他的内力。

    整个过程中只要有一点意外,苏乐都必死无疑,躺在那装死都不行,因为苏乐相信,余沧海身为一个老江湖,战斗过后肯定会进行补刀,反正换成苏乐自己的话,他肯定这么做。

    还好苏乐准备地比较充分,在主世界的时候就已经将计划反复推敲了无数次,才能成功地薅到第一缕羊毛。

    …………

    感受了一下自身的状态,苏乐感觉自己的心脏部位已经没那么痛了,还能再战500年。

    苏乐没有去管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王夫人等人,也没有去叫林平之出来,因为危机还没有过去。

    而是缓缓转过身,看向院子中的一处阴影。

    “二位,看够了么?”

    “苏少侠果然好身手,连堂堂青城派的掌门都死在了你手上,果真是英雄出少年。”

    随着这句话落下,只见阴影处走出了两道身影,一老一少,老者白发苍苍,少女容貌丑陋,正是偷偷跟着余沧海过来的劳德诺与岳灵珊二人,此时二人脸上还残留着一丝不可置信,以及一丝后怕,看向苏乐的目光隐含戒备。

    其实他二人也是刚到,余沧海武功高强,二人害怕被其发现,不敢跟的太近,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因此并未看到苏乐以吸功大法吸取余沧海内力的那一幕,他们到的时候,只看到院子里躺了一地的人,而在苏乐脚下,青城派掌门人余沧海躺在地上,双眼圆睁,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死了。

    这一幕可是把二人吓够呛,神马情况,堂堂青城派掌门人,松风观观主,正道武林中的十位好手之一的余沧海,竟然死了?还是死在了一个不过十八九岁的少年手里?

    正因为这一幕太过骇人,二人心神震动,露出了一丝破绽,才被苏乐发现。

    “呵呵,不过略施小计罢了。”苏乐淡淡一笑,道:“怎么,二位难道也看上了这辟邪剑谱?”说罢,向着地上的辟邪剑谱斜了斜下巴。

    我靠,话可不能乱说,我们哪敢觊觎那东西?余沧海可还躺那儿呢,估计尸体都没凉。

    劳德诺连连摇头,赶紧解释道:“苏少侠不要误会,不要误会,是我祖孙二人看到余沧海鬼鬼祟祟地跟在你们后面,担心你们有危险,才赶过来的。”

    岳灵珊也赶紧点头,她可不敢触苏乐的眉头。

    我信你个鬼啊,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睁着眼睛说瞎话……

    苏乐腹诽一句,笑道:“原来如此,是我误会华山派的二位高徒了。”

    劳德诺哈哈一笑,道:“哪里哪里,苏少侠年轻有……”说到一半,忽然顿住。

    “苏,苏少侠刚刚说什么?小,小老儿没听清。”劳德诺忽然觉得天气有点热,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问道。

    岳灵珊也是一脸地惊疑不定,她也怀疑自己刚刚听错了。

    “我说,是我误会华山派的二位高徒了。”苏乐笑吟吟地道。

    嘶!劳德诺与岳灵珊二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他竟然知道我们的身份!

    不过劳德诺还是决定挣扎一下,他对苏乐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道:“苏少侠说笑了,我二人怎么可能是华山派的人,呵呵,说笑了。”

    笑得比哭还难看……苏乐默默吐槽一句,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是么?可我怎么听说华山派的岳掌门派了自己的二弟子和亲生女儿来福建打探辟邪剑谱的消息呢?”

    劳德诺额头的冷汗“刷”地一下就下来了,心中狂呼:他果然知道我们的身份!

    这时一道清脆娇嫩的声音传来:“二师兄,不要装了,我相信苏少侠没有恶意。”却是岳灵珊发话了。

    说完,一把撕下自己的面具,只见面具之下一张艳若春桃的小脸浮现出来,看的苏乐这受过21世纪熏陶的人都呆了呆。

    旁边的劳德诺闻言,想了想,也撕下了伪装,却是以四十多的老者。

    “还是岳姑娘明事理,”苏乐冲他竖了竖大拇指,道:“我若有心害二位,那么我点出二位的身份之时便已经动手了,想来二位未必是苏某的对手。”

    苏乐这话可不是吹牛,余沧海内力何等身后,小成的吸功大法虽然只有百分之十的转化效率,但也足以把苏乐推到二流境界了,真打起来,胜负犹未可知。

    苏乐固然有伤在身,而且没有打斗经验,不过吸功大法的层次毕竟在那摆着呢,即使是小成,也不容小觑,仅仅是吸功大法产生的力场也能让二人手忙脚乱。

    苏乐真正防备的人是岳不群,他并不确定岳不群到底在不在,不过在的可能性很大,刚刚苏乐在疗伤时便一直暗中戒备,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岳不群却没有出手。

    直到看到了劳德诺岳灵珊二人,苏乐才恍然大悟,不是岳不群不想出手,而是因为劳德诺和岳灵珊在,劳德诺不敢说,岳不群若是敢出手,岳灵珊是肯定能认出来的,即使岳不群做了伪装。

    不过苏乐觉得可能性不大,岳不群若在暗处的话,最多也就蒙个面,估计他自己也想不到劳德诺和岳灵珊会跟着余沧海来到这里,搞得自己不好杀人灭口。

    事实上,苏乐还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在离三人不远处的阴影里,一人身穿夜行衣,蒙面而立,正是华山派掌门人,“君子剑”岳不群。

    他就静静地站在阴影中,却好像与黑暗融为了一体,明明距离苏乐三人不远,然而三人谁都没有发现。

    不过此时的岳不群眉头紧皱,握剑的右手时而松,时而紧,显然陷入了纠结之中,就在这时,苏乐说话了。

    只见苏乐上前两步,将记载辟邪剑谱的袈裟捡起来,对岳灵珊说道:“其实这辟邪剑谱嘛,也不是不能给你们抄一份……”

    此言一出,岳灵珊二人大惊,就连暗处的岳不群都心中一动,手里的剑险些掉在地上。

    “苏少侠此言当真?”劳德诺脸色涨红,上前一步,激动地问道,不怪乎他这么激动,实在是辟邪剑谱的诱惑太大了,就像一个禁欲十年的色狼遇到一个脱光的美女,你说他能忍住么?

    武功秘籍对江湖人的诱惑就是这么大,连一旁的岳灵珊也一脸期待。

    “自然当真,”苏乐点点头,话题一转,道:“不过嘛……”

    “不过怎样?”劳德诺急急问道。

    “不过我说了不算,”苏乐嘻嘻一笑,道:“这辟邪剑谱可是林家祖传的,你要想得到,怎么也得经过主人的允许啊。”

    说到这,苏乐扭头朝佛堂喊道:“少镖头,出来吧,没事了。”

    林平之这才扶着林震南缓缓走了出来,其实刚才苏乐杀死余沧海的时候他就想出来了,他很担心自己娘亲的伤势,不过刚刚踏出佛堂一步,便看到调息完毕,正面对他的苏乐向他偷偷打了个手势,于是林平之又悄悄退了回去。

    此时的林震南已经醒了,他跟苏乐一样,胸前也胸后都垫了块板,因此才能在余沧海掌下活命,不过苏乐垫的是铁板,他垫的是木板。

    他一直不太服气苏乐说他武功平平,总觉得自己即使敌不过余沧海,也相差不多,结果被余沧海偷袭,差点秒了,这也是为什么他受伤这么重的原因。

    此时出来看到苏乐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不由地想起了当初自己在身上垫木板时,苏乐也是这样的眼神,林震南一张老脸涨的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苏乐却好似没有发现一般,惊喜地道:“咦?林总镖头,你醒了,果然厉害。”

    林震南闻言,呐呐道:“惭愧,惭愧……”至于他的脸色,嗯,已经紫了。

    林平之总觉得自己父亲和这位苏少侠说话的语气有点奇怪,不由地挠了挠头,先是一脸崇拜地冲苏乐叫了声:“苏大哥。”在看到连堂堂青城派掌门都被苏乐杀了之后,林平之已经彻底变成了苏乐的小迷弟,连称呼都改了。

    虽然当时他正在照顾林震南,没有看到过程,不过他已经脑补出苏乐与余沧海大战三百回合,而后将其毙于掌下的桥断了。

    而后蹬蹬跑去查看王夫人等人的伤势,发现几人只是由于伤重导致昏迷,无性命之危,才彻底放下心来。

    路过劳德诺二人身边时,林平之脸色复杂地看了二人一眼,他已经认出了这两人便是当日城外酒肆的那一对祖孙,听苏大哥的意思他俩是华山派的人,是华山派掌门派来打探辟邪剑谱的消息的。

    这一个个的,都来惦记我家的辟邪剑谱,林平之愤愤想到,不过真想看看这些人看到辟邪剑谱上的内容时的表情啊……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武侠世界之唯我心经无弹窗广告,武侠世界之唯我心经txt下载,武侠世界之唯我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