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定计

作者:一条不愿翻身的鱼 | 发布时间:2019-07-09 05:18 |字数:3581

    “青城派枉称名门正派!”一旁的林平之恨声道,却是想起了当初自己说若是青城派不依不饶,大不了一命抵一命。

    结果当场被苏乐嘲笑,当时林平之还觉得不服气,现在想想,才知道自己当初多么天真,只是可惜了白二哥,凭白送了性命。

    林震南却没空理会林平之,青城派看样子很可能要铁了心对付福威镖局,必须赶紧想办法,想到这,林震南上前一步,抓着苏乐的手道:

    “苏少侠,之前多有得罪,还望多多包涵。”

    我不搞基……

    苏乐慢慢地抽出手来,说道:“无妨,林总镖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有一计,可保福威镖局无恙,不过大厅人多眼杂……”

    说到这,苏乐朝四周看了看。

    “哦,哦,看我这脑子,走,去我书房,平儿,叫上你娘一起过来。”林震南秒懂,赶忙招呼苏乐去书房商量,后面一句却是对林平之说的。

    林平之闻言,也知事情紧急,道了声好,便蹬蹬跑去找他娘亲了。

    苏乐和林震南到了书房坐定,没一会儿,林平之和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走了进来,苏乐心知这便是林平之的母亲王夫人了,其乃洛阳金刀王元霸的女儿,性如烈火。

    苏乐站起身来,道:“苏乐见过夫人。”

    “苏少侠客气了,事情我都听平儿说了,苏少侠大恩大德,我福威镖局谨记在心,只是不知苏少侠要如何抵挡青城派?”王夫人脾气火爆,对苏乐倒是很客气。

    苏乐微微一笑,不答反问道:“夫人可知青城派为何要处心积虑对付福威镖局?”

    “听平儿说,是因为他失手杀了青城派掌门余沧海的儿子,”说到这,王夫人眉头微皱,道:“莫非……此事另有隐情?”

    苏乐道:“不错,少镖头失手杀了余人彦只是一个借口,即使没有这件事,青城派也准备对福威镖局动手了。”

    “这是为何?”王夫人不解。

    苏乐一笑,却没回话,而是转身对林震南道:“林总镖头,不知你可清楚为何你林家辟邪剑谱在令祖父手中威力莫测,而传到你手中却平平无奇了?”

    林震南虽然不认同苏乐说自己武功平平无奇,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武功确实比先祖林远图差远了。

    “这个……许是在下学艺不精。”

    哪知苏乐听完却哈哈一笑,道:“非也非也,总镖头之所以不如令先祖,是因为你们练的辟邪剑法是假的!”

    此言一出,当真如晴天霹雳。

    “什么?”林震南“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满脸的不相信,林平之和王夫人的也是两眼圆瞪,嘴巴张得大大的,显然也十分震惊。

    苏乐等他们稍微平复了心情,才继续说道:“不错,你们练的辟邪剑法确实是假的,而真的辟邪剑谱却被藏起来了,总镖头,你还记得你林家祖训说了什么吗?”

    林震南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闻听此言,方才定了定神,道:

    “记得,先祖远图公确实留有祖训,交代说福州向阳巷老宅地窖中的物事,乃我林家祖传之物,让我等后世子孙好好保管,但绝对不可翻看,否则遗祸无穷。”

    说到这,林震南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此事我连平儿都没有说过,苏少侠是如何知道的?”

    原著上是这么说的……苏乐默默吐槽,不过他可不会解释,而且这玩意儿也解释不清。

    苏乐呵呵一笑,道:“我是如何知道的暂且不提,不过真正的辟邪剑谱正是藏在向阳巷老宅中。”

    “什么,真正的辟邪剑谱就藏在向阳巷老宅中?莫非就在地窖中?”

    林震南今天的心情可谓复杂无比,先是听闻自己练的是假的辟邪剑法,还没从这个消息中缓过来,便又听到了真的辟邪剑法原来就藏在自家老宅中,用一句话形容:人生大起大落真是太TM刺激了。

    不过随即林震南却升起一丝疑惑,先祖为何不不将真的剑谱传下来,却让后辈练习假的剑法,还严禁后辈去翻看?

    不,真正的剑谱藏在佛堂的屋顶……

    似是看出了林震南眼中的疑惑,苏乐道:“总镖头可是疑惑为何令先祖不将真正的辟邪剑法传下来?”

    点点头,林震南道:“不错,我确实不明白,还望苏少侠解惑。”

    苏乐微微一笑道:“此事要从几十年前的一桩旧事说起……”

    都让开,我要开始装比了。

    “当年,武林中曾出现一部奇书,乃前朝太监所著,书上所记载的武功精深至极,以致三百多年都无人练成。”

    苏乐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眼中闪过一丝回忆,当真装得一手好逼,其实呢?他只不过是在努力回想原著中的内容。

    “后来,此书辗转流落,几经易手,最终为福建莆田少林寺下院所得,其时莆田少林寺的方丈为红叶禅师,端的是以为了不起的人物,以他的悟性,当是可以练成的,但直到其逝世,也未练过书上的武功,并在逝世前将此书扔到火炉中烧了。”

    听到这,林震南心头一动,插言道:“这是为何?”

    苏乐没理林震南,继续道:“就在红叶禅师得到这部武学宝典之后,忽有一日,华山派的岳肃和蔡子峰到莆田寺做客,无意之间看到此书,当即为书中武学所迷,然其时时间紧迫,因此二人约定每人阅读一半,回到华山后,再共同方研讨。”

    “华山派的岳肃和蔡子峰,这两个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王夫人喃喃道,

    “我想起来了,小时候听我父亲讲过,华山派剑气二宗的祖师便是叫岳肃和蔡子峰,莫非便是此二人?”

    “夫人见识广博,正是此二人,”苏乐赞叹一声,道:“二人回到华山,将所记内容默写下来,加以印证,岂料一对比,二人所写内容牛头不对马嘴,全然合不到一起,遂纷纷指责对方读错了,华山剑气二宗之分由此而来。”

    “原来如此。”林震南恍然大悟,他只知道华山剑气二宗之争由来已久,没想到根源在这。

    “却说岳肃和蔡子峰走后,红叶禅师发觉此事,遂派弟子渡元禅师去责问,二人对此事供认不讳,同时借机向其请教书中武学。”

    “那渡元禅师聪明绝顶,在华山住了八日,解答二人问题的同时偷偷将书中的武学记了下来,而后却再未回去,而是向红叶禅师去了封信,信中说自己凡心难抑,决议还俗。”

    “从此江湖中少了一个渡元禅师,却多了一个林远图,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威震黑白两道。”苏乐说到这,看向了林震南。

    渡元,远图,林震南心中默念,猛地,他想到一个可能,看向苏乐,道:“莫非这渡元禅师便是……”

    “不错,渡元禅师还俗后,所用的名字正是林远图,也就是令祖父。”苏乐缓缓地道。

    “果然……”林远图喃喃道,“那这么说来,我林家的辟邪剑法便是来源于那本书上的武功?”

    “正是如此。”苏乐点头道,那本书叫做葵花宝典……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何先祖不将真正的剑法传下来?”林远图疑惑道。

    “自然是因为真正的辟邪剑法有问题了,总镖头可知辟邪剑法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林震南叹了口气,道:“先祖没有传下真正的剑谱,我自然是不知道的。”

    “那便是,”苏乐看向林震南,一字一顿地道:“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咣当!”林震南又一次震惊了,这次震惊的幅度有点大,把椅子都碰倒了。

    “这,这,这怎么可能?若真是如此,那我父亲他……” 不怪林震南养气功夫不行,实在是苏乐的爆料太猛了,是个人都受不了。

    “若我没猜错的话,令堂是令先祖收养的。”

    “竟是如此,竟是如此……”林震南嘴里念叨不停,苏乐还以为他精神出问题了。

    不只是他,一旁的林平之和王夫人也是目瞪口呆,感觉自从进了书房之后就像听天书一样。

    苏乐看了陷入震惊的三人一眼,自顾自地道:“这也是青城派的真正目的,报杀子之仇只是顺带,那余人彦只是余沧海儿子里边最没用的一个,估计死了余沧海也不太放在心上,又怎么会举全派之力来对付福威镖局呢?”

    “青城派的真正目的原来是辟邪剑谱?等等,苏少侠你刚才说青城派举全派之力?那岂不是说……”林震南感觉自己腿肚子都软了。

    “呵呵,总镖头勿忧,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此事交给我了,不过我需要总镖头的配合。”苏乐不紧不慢地说道。

    “只要能助我福威镖局渡过此劫,不使祖宗基业败落,林某便是舍了这条命又如何,苏少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林某一定竭尽全力去办。”林震南诚恳地道。

    “吩咐不敢当,余沧海此人武功高强,要对付他可不容易,我的计划是这样的……”苏乐向三人招招手,三人当即附耳过去,细细商议起来。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武侠世界之唯我心经无弹窗广告,武侠世界之唯我心经txt下载,武侠世界之唯我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