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入笑傲

作者:一条不愿翻身的鱼 | 发布时间:2019-07-09 05:18 |字数:4069

    在答应明天继续给小萝莉讲故事后,苏乐成功地把她忽悠走了。

    “那,那你明天能不能不要讲那些有坏人的故事,酥酥想听有情人终成……终成……”小萝莉临走前期期艾艾地道。

    “有情人终成眷属。”苏乐笑道。

    “对对,就是这个,有情人终成眷属,酥酥要听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小萝莉拍手叫道。

    “当然。”苏乐笑容更加灿烂了。

    小萝莉走后,苏乐陷入了思考,嗯,讲什么好呢?有了,就讲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把最后的结局改一改,祝英台和马文才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这样也算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简直完美,苏乐拍拍手进了屋。

    躺在床上,苏乐思考着李府到底有什么事,不过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不想了,明天就是又一次穿越的日子了,一切等从笑傲江湖世界回来再说。

    对了,还不知道穿越机制是什么样的呢,是像我这次一样魂穿到一个刚死去的人身上,还是“咻”地一声整个人真身穿越过去?

    想到这,苏乐心中默念:“系统,穿越笑傲江湖世界是真身穿越还是魂穿?”

    “真身穿越。”系统不带感情的声音响起。

    还好,不用重新再活一次,苏乐心下一松。

    “那我可以在笑傲江湖世界停留多久?在笑傲江湖世界的时间流速与这方世界是否相同?”

    “宿主在笑傲江湖世界停留时间不限,直到宿主完成任务,成为该世界的天下第一,无论宿主在笑傲江湖世界停留多久,主世界的时间只会流动两个时辰。”

    “那岂不是说我想待多久待多久?”苏乐开心了,嗯,到了笑傲先努力升级,差不多天下第二就行了,然后可以在笑傲世界度个假,美滋滋。

    “系统会根据宿主在小世界中的表现进行评价,评价不及格,系统会重新选择宿主,宿主要保证不能向任何人透露系统的存在……”

    “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是吧。”苏乐脸一黑,“评价的标准是什么?”

    “看系统心情。”

    “噗!”苏乐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这尼玛坑比系统,“那岂不是我的生死全看你心情?”

    “宿主请放心,只要宿主不要总想着度假的事,系统不会太苛刻的,而且宿主如果表现良好,可以获得丰厚的奖励。”

    “奖励?具体有什么?”苏乐提起了点兴趣。

    “这需要视宿主完成任务的评价而定。”

    “也就是说评价越高奖励越好?”

    “没错。”系统答道。

    主世界?苏乐注意到了刚刚系统对这方世界的称呼,心里一动,当即问道:“为什么这方世界叫做主世界?”

    问出问题后,苏乐也没指望系统回答,因为经过这两天的摸索,他已经初步掌握了系统的尿性,只有在询问与任务有关的问题时,系统才会回答,别的问题一概不理,苏乐就曾经询问过系统李府发生了什么事,结果系统鸟都没鸟他。

    当然,系统也有主动搭理苏乐的时候,比如苏乐某些智障的青铜时刻,就像他刚被系统改造完用吸功大法吸石头的时候,系统还是会出来吐槽的。

    要是光这样苏乐也就忍了,按理说系统的主任务是成为这个世界的天下第一,那么询问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些基本情况系统也应该回答,不过结果让苏乐很失望,系统依旧没有理他。

    然而这次似乎有所不同,就在苏乐问出口后,系统竟然破天荒的回答了他。

    “宿主所在这方世界被系统命名为‘最高武侠世界’,宿主即将穿越的笑傲江湖世界及以后将要穿越的武侠世界是系统结合这个世界所散逸出的气息加上宿主的记忆而成,可以说是由这方世界衍生而成,因此称为主世界。”

    “此方世界,武道近仙。”

    乖乖,“最高武侠世界”,这个名字有点霸气啊,苏乐咂舌。

    说明这个世界很危险,尤其是系统最后一句话,听听,武道近仙,嗯,果然,苟,呸,稳才是王道,苏乐有点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了。

    一夜无话,早上,苏乐起床后,发现今天天气有点阴,然而却一点风也没有,阴沉沉的仿佛整个天空都压了下来。

    “山雨欲来啊。”苏乐站在马厩旁边,看着阴沉沉的天空,嘀咕了一句,“你说是不是?”苏乐拍着就近的一匹马的脖子问道。

    “咴咴。”那马儿打了个响鼻,额头蹭了蹭苏乐,惹的苏乐哈哈大笑。

    …………

    午饭过后,苏乐借口身体不舒服请了半天假,嗯,向管家来福请的。早早回了院子,进了屋中,关好门窗,苏乐盘膝坐在床上,运行吸功大法,同时借助功法让自己身体调整到最好的状态,静静等待。

    不多时,系统的声音响起:“叮,即将穿越笑傲江湖世界,请宿主做好准备,穿越开始,目标:天下第一。”

    苏乐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逐渐变轻,似乎来到了太空,有种失重的感觉,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再睁眼时,苏乐已是站在了一条小路旁,没有人知道苏乐是如何出现的,似乎他本来就站在那一样,就连树上的鸟儿也只是好奇地看了苏乐一眼,便不再理会了。

    苏乐四下打量一下,只见不远处路旁挑出一个酒招子,却是一个酒肆。

    咦?莫非剧情还没开始?苏乐心中一动,向前走去。

    不多时,苏乐来到酒肆旁,随意找了张桌子坐下,只见酒肆之中静悄悄地,只有酒炉旁一个青衣少女,头束双鬟,插着两只荆钗,正在料理酒水。

    岳灵珊……

    苏乐心中默道,还有一个劳德诺,应该在屋里……

    来到酒肆,苏乐找了个座位,向岳灵珊打扮青衣少女要了壶酒,两碟小菜,便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不多时,只听一阵马蹄声传来,苏乐闻声望去,只见远处五人打马而来,待得五骑近前,苏乐不由细细打量。

    当先一人乃一锦衣少年,约莫十八九岁的年纪,嗯,和苏乐这具身体差不多大,左肩挺着一头猎鹰,腰悬长剑,背负长弓,胯下马匹全身雪白,马勒脚蹬皆是烂银打就,身后四个汉子皆是清一色的青布短衫,后面搭着几只野味,不用说,正是笑傲中的悲剧人物林平之。

    五人下了马,其中一个汉子叫道:“老蔡呢,怎么不出来牵马?”

    另有两人拉开长凳,用衣袖拂去灰尘,请林平之坐下,正在这时,只听两声咳嗽响起,只见屋内走出一个白发老人,说道:“客观,喝酒么?”

    先前发言的汉子道:“不喝酒,难道喝茶?先打三斤竹叶青上来。老蔡哪里去啦?怎么?这酒店换了老板么?”

    那老人道:“是,是,宛儿,打三斤竹叶青。不瞒众位客观说,小老儿姓萨,原是本地人士,自幼在外做生意,儿子儿媳都死了,心想树高千丈,落叶归根……”

    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表演,苏乐默默地看着伪装成白发老人的劳德诺在那睁着眼睛说瞎话,心下却在思考,不知道余沧海现在在哪?

    嗯,肯定不在附近,要不然他儿子被林平之刺死之后,当场就报仇了,毕竟余沧海这货心眼儿那么小……

    不过话说回来,整个青城派就没一个好货,亏他们还自诩名门正派,啊呸!

    虽然余沧海没在附近,但岳不群在附近的可能性很大啊,毕竟他宝贝女儿在这嘛,话说我要不要提前溜了,免得一会开打的时候误伤了我,那就不好了。

    唉,我现在的武功估计连林平之都打不过,苏乐暗自神伤。

    说起来吸功大法这门武功,虽然也有一些牛逼的招数,但那都是在功法大成之后才能施展出来的,像朱无视和曹正淳打的时候,那招乾坤大挪移,嚯,一座小山都被他吸过来了,还有把东西变活的那一招,苏乐觉得老帅了,好像叫什么飞龙在天……

    哪像现在,能用的只有一个隔空吸功还要求有内力……

    苏乐眉头紧皱,看来还是要找个倒霉蛋吸一吸啊,只要能薅到第一缕羊毛,以后就好说了,咦?余沧海似乎大小长短正合适啊……

    现在想这个还太早了,呼,苏乐长出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思绪。

    正在这时,又听得马蹄声传来,只见北边管道上两匹马疾驰而来,马上坐着两个汉子,身穿青布长袍,头上缠着白布,光着两条腿,脚下穿着无耳麻鞋,却是余沧海的儿子余人彦和贾人达到了。

    之后的事情便如原著中所讲,余人彦手脚不老实,调戏岳灵珊假扮的少女,林平之拍桌而起,失手杀了余沧海的儿子余人彦,而贾人达却逃走了……

    自始至终,苏乐都没有出手,只是冷冷地旁观,当然,他出手也没什么用……

    林平之杀人之后彻底没了主见,还是他身边的汉子出主意,先把尸首抬到酒肆,又给了劳德诺些银子,嘱咐他别乱说话,当然中间少不了威逼利诱,再派两人去把尸体埋在酒店后面的菜园子中。

    最后,那汉子来到苏乐的桌前,一抱拳:“这位少侠请了,在下姓郑,乃福威镖局的镖头,不知少侠尊姓大名。”

    “好说,在下苏乐。”苏乐放下酒杯,抬头笑道。

    “原来是苏少侠,那位是我家少爷,乃福威镖局的少镖头,”说着一指林平之,“刚才的事情苏少侠也看见了,那两个毛贼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我家少镖头路见不平,失手打死了一个,却不知少侠怎么看?”郑镖头问道。

    郑镖头眼中闪过一抹杀机,却又忽而散去。他不是没想过杀人灭口,然而他心中有些拿不准,毕竟刚才苏乐可是从头到尾一动没动,光这份气度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而且即使杀了苏乐又如何?还有酒肆那对爷祖孙呢,难道也一并杀了?不说别的,就自家少镖头那性子,是万万不会同意的,

    “杀得好,这种人死不足惜,”苏乐一拍桌子,吓了在一旁发呆的林平之一跳,“放心,规矩我懂,今日的事我不会乱说的。”

    “公子大义。”郑镖头赞了一声,刚要继续说话,便见苏乐转过身,对林平之道:“林少镖头,你杀了这个人,可知你福威镖局不日将有灭门之祸?”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武侠世界之唯我心经无弹窗广告,武侠世界之唯我心经txt下载,武侠世界之唯我心经